沈府,外院书房。

    沈晋明捏着手里的字条,对沈冲请求道:“阿爹,这字条之上既写了‘佛爷’二字,那人必是冲着儿子来的,现下只有儿子亲自去,才能救妹妹回来,你就让儿子出府吧!”

    沈冲浓眉紧拧,一双眼睛紧锁着沈晋明:“这‘佛爷’二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怎会与你有关?”

    沈晋明犹豫几息,咬牙禀道:“妹妹前几日,不知碰上什么机缘,突然之间识得许多云疆的毒草。她将此事告知儿子,儿子怕传出去被有心人利用,便教她说,若有人察觉此事,便谎称这些本事都是‘佛爷’教的。”

    沈冲闻言,脸色一变。

    他厉声问道:“这是何时之事,你怎地没告诉我?!”

    沈晋明没想到阿爹会这么大反应,赶忙拱手歉然回答:“那日妹妹在佛堂晕倒以后,便发现自己突然识得毒草,儿子怕阿爹阿娘担忧,便没告诉您……”

    “糊涂!这等事情你竟敢瞒着我,平日我真是太惯着你们了!”沈冲怒声喝道。

    沈晋明见父亲动怒,赶忙跪下,急急说道:“未及时告知父亲,是儿子的错。今夜之人,应该在儿子院里潜伏多时,想必听见儿子与妹妹在屋里的对话。

    妹妹识毒之事,他定然已经知悉。如今他既留下字条,要用妹妹来换‘佛爷’,想必是误会妹妹的识毒之术是从叫‘佛爷’的人那里学来的,如今儿子只需戴个人皮面具,充当这个‘佛爷’,相信定能换妹妹回来。”

    沈冲闻言,紧拧的浓眉微松。

    他沉声道:“那人出入沈府,如入无人之境,想必武功极高。你戴上人皮面具去换四丫头,也只瞒得了一时,倘若被对方发现破绽,只会让你和四丫头的处境更加危险。”

    沈晋明张口正欲分辩——

    沈冲大手一挥:“此事不许你再插手,你且回明月斋,为父自会想办法救四丫头。”

    说完这话,沈冲把书房外守着的兵卒叫人进来,指着沈晋明,威严地命令道:“护送他回去,没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出入明月斋。”

    这等于是要将沈晋明禁足!

    “父亲!”沈晋明急忙道:“儿子与妹妹在云边城闯荡这么多年,素来极有默契,一定不会被人轻易识破的……”

    他话未说完,就被沈冲打断。

    沈冲语重心长地道:“此事远比你想象的复杂,为父来不及与你详说,等救回你妹妹,为父再与你解释,在此之前,你安分在明月斋里呆着,切莫添乱,以免节外生枝。”

    说完这话,沈冲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时间紧迫,我还要想法子去救四丫头,你快回去吧!”

    沈晋明见父亲脸上都是坚毅之色,心知再留下去也是无用。

    他紧了紧手,低头称是,转身大步走出了房间。

    待他离开书房,沈冲直接走到书案左侧那面墙前,伸手扳动博古架上的机关。

    “咔哒——”墙上打开一道暗门。

    沈冲走进暗门后的密室,点亮房里的油灯。

    这是一间陈旧的密室,因鲜少有人进入的缘故,有股霉味。

    密室的四面墙,放着四个博古架。

    博古架之上,整整齐齐摆放着若干个黑沉沉的木箱。

    沈冲走到最东侧的博古架,把最下面的木箱搬起来,放到桌子上。

    他拂去箱盖上的灰尘,将其打开,里头堆叠放着一摞做工精致的人皮面具。

    沈冲在那些面具里翻了翻,终于被他翻出一张颜色略深、皱皱巴巴的面具。

    他对着箱盖后的镜子,伸手撕掉自己遮盖了半张脸的络腮胡,熟练将面具扣在脸上。

    然后,他又从箱子里拿出易容用的药水等物,对着镜子,捣鼓起来。

    不过两盏茶的功夫,沈冲停下手,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

    此刻的他,看上去是个肤色黝黑的老者,脸上的皱褶,深得几乎能夹死一只苍蝇。

    沈冲对着镜子做了几个表情,确认这张脸看不出丝毫破绽,又转身从旁边的箱子里,找身灰布衣服换上,这才走出了密室……

    *

    半个时辰后,云边城郊山崖。

    沈姝花了整整半个时辰,在男子面前无声的连求带比划,都没能让他解了自己的哑穴。

    随着时间的推移,男子眉心那道香灰印,以沈姝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减少。

    沈姝提心吊胆望着夜空,生怕让男子“飞升”的劫雷毫无预兆落下来,把她劈成两半。

    而男子,已经习惯对她的种种行径漠然无视。

    他始终坐在巨石上,极目远眺,神色悠然。

    这座山,名叫落子山,因山势险峻、草木稀疏、山路交错像棋盘才得名。

    男子所在的这块巨石,位于落子山的最顶端。

    即便此刻是月夜,他坐在巨石上,极目远眺也能将上山之路看得清楚明白。

    只要有人上山,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进可攻、退可守。

    正因为云边城郊有这么一处宝地,男子才会心血来潮将沈姝掳来这里,即兴赌上一赌。

    当日在福云寺,他看得很清楚,沈冲对沈姝这个女儿,极宠、极爱护。

    说起来,十皇叔门客鼎盛时期,已是十年以前。

    即便是曾经名声大噪的门客,想必也都已经垂垂老矣。

    男子笃定——

    用一个不堪大用的老者,换回沈姝这个金枝玉叶的女儿。

    沈冲不会不做这个买卖。

    就在男子出神间——

    突然,一道山风夹裹着一股烧焦的气味,不知从何处飘了过来!

    沈姝闻着这股味道,愕然睁大了双眼!

    “啊……啊……啊……”她焦急地指着从悬崖半山突然窜起来的明火。

    男子朝那处看了一眼:“姑娘莫慌,应是鬼火点了枯木烧起来的,不会烧到崖上来。”

    沈姝当然知道那明火不会烧上来。

    可是……那烟是有毒的啊!

    直到此刻,沈姝才倏然明白,眼前这位“罗汉大人”,羽化登仙的途径,并非是被雷劈。

    而是要被毒烟给搞死的!

    沈姝捏着鼻子,指了指男子的眉心,又指了指无烟的远处。

    她很努力的试图用唇语,告诉男子那烟是有毒的。

    然而,男子只是冷漠的睇了她嘟起的粉唇一眼,便又往远处眺望。

    沈姝见状,一咬牙,顾不得再管这位一心飞升的“罗汉大人”,转身就朝无烟的另一侧山脊跑去!

章节目录

本王命不久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白小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小圆并收藏本王命不久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