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中生有的一番连唬带吓,原本傲气十足,鼻孔朝天的意大利人乖巧的就像是几只鹌鹑,规规矩矩地束手站在一边,时不时低眉顺眼瞧上一眼王一凡,还有他身边的姜卫国,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样子都能让人心生怜悯。

    翻译小孙觉得他多年树立的世界观正在迅速地崩塌,单单用几句话就能生生地把人吓成这样?

    对外国友人,尤其是挥舞着钞票过来的投资商,这样真的好吗?

    不过,他更好奇的是王一凡究竟说了什么,以至于让几个意大利人忽视了他年轻稚嫩的面孔,忽视了他身上那件画满涂鸦的校服,竟是畏怯害怕到了这种地步!

    “小孙,把几位客人带去你们厂子会客的地方吧!”

    只是没人给小孙解答,王一凡甚至还没有从之前的状态中完全回复过来,给他指派了任务,颇有点颐指气使的味道。

    小孙偏偏摸不清他的套路,还十分配合地点头应是。

    姜卫国的心里头就跟有无数个虫子在胡乱地爬来爬去似的,好不容易等小孙带着意大利人离开了,他才怒气冲冲地扯着王一凡的肩膀问道:“一凡,你到底跟这几个老外说了什么?把他们吓成这样?”

    这句话,他憋在心里,不知道有多难受!

    要不是因为王一凡是姜筱攸的救命恩人,姜卫国非得跟这臭小子好好地说道说道不可,要是把对他们厂子十分重要的投资商给吓跑了,那可怎么成?

    那他姜卫国都悔死!

    “姜叔叔,您先别着急,这几个老外刚刚被我这么一吓,就竹筒倒豆子什么都给兜出来了,可不是真心实意地来得胜电子进行投资考察的!”

    王一凡是有恃无恐,哪怕是得胜电子最终拿不到意大利人的这笔投资,他也有办法让得胜电子在未来更进一步。

    不过身处的位置不同,就无法用等同的心情去考虑事情,姜卫国却是不敢拿厂子的前途去做赌注的。

    毛国平博士忍了半天,终究还是没绷住脸上的各种表情,又是惊诧,又是好奇,还带着几分好笑的无奈。

    他虽然用意大利语表述不行,但王一凡和几个老外对话的大致意思他是听明白了的。

    这他妈意大利黑手党、黑涩会都给整出来了,关键是偏偏这几个愚蠢的意大利人还完全信了,信的是一塌糊涂!

    这智商得充值啊!

    IQ高达一百四的毛博士打心眼里瞧不起几个意大利人的智商,可他却忘了就在刚刚,他被这几个傲慢的意大利人压制地死死的。

    但实际上最让他感到震惊的是,看似荒诞无稽的行为,最后达到的效果竟然出乎意料地好!

    这应该是思维上的落差吧!

    毛博士想不通的,王一凡却觉得十分正常。

    在许多老外眼里,尤其是西方世界,这个国度依旧是落后而野蛮的,充斥着各种各样的霸权和黑暗,自由和正义那更是狗屁,但他们所不了解的是,在整个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悠久文明的浸润下,大多数国人的骨子里生就的其实都是友好、谦逊和礼貌,他们待人真诚,有礼,也希望和别人和平相处,得到世界的认可和尊重。

    不过,有时候,认可还是需要通过一次次的胜利来赢得的,而尊重则可能是通过强而有力的拳头来捍卫的。

    实际上国人一向都是崇尚平等对话,以理服人的,但首先这种对话的对象也应该是文明下的文明人,而不是一群带着文明帽,自诩身处在闻名世界的野蛮人。

    正所谓对症下药,待人也需要使用不同的态度,得胜电子的热情欢迎换来的是意大利人傲慢地咄咄逼人,甚至是狡诈的欺骗和勒索,那索性就干脆变换一个人,变换一个态度,没想到就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

    王一凡看了眼早就在无尘车间外翘首以盼的一帮人,心里头也不由地有些得意,“姜叔叔,咱们先出去吧,反正待会儿姜爷爷他们还要问的,不如我一次性说完!”

    这个时候,姜卫国已经很想抽王一凡一巴掌了,但他忍住了,黑着脸,点了点头。

    三个人刚走出门口,姜老爷子就一把拉过了姜卫国,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洋鬼子又是鬼哭狼嚎的,又是下跪舔鞋子的,你们恐吓他们了?把他们吓成这样?你们不考虑厂子未来和他们的合作了?”

    孟老头和魏老头也凑在毛国平身边,“到底说什么了?把他们吓成这样?”

    这两位纯八卦,特好奇。

    眸子里,有熊熊八卦之火,在燃烧。

    姜卫国不禁回头看王一凡。

    王一凡摊了摊手,道:“我就是跟他们几个说,我们得胜电子的背景很深厚,不容许别人欺骗和侮辱,然后他们就怕了,就一五一十地全招了!”

    避重就轻!

    纯属避重就轻!

    就这么几句话,怎么可能把人吓成这副模样?

    姜老爷子满脸都写着:我信你个鬼!

    姜卫国也是如此,却多了几分哭笑不得。

    毛博士很适时地解释了一句,“王一凡同学说他是地方上的黑涩会,跟意大利那边的黑手党也有许多生意往来,说什么如果有人胆敢欺骗上门来的话,沉河碎尸都是小儿科!”

    喂,不带那么自由发挥的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人沉河碎尸的啊?

    那么残忍的?

    王一凡看着脸色肃然的毛博士一眼,见他一副就是这样的表情,放弃了!

    好吧,姑且就当说过吧!反正他们肯定信你多一点!

    饶是孟老头和魏老头也算是见过世面,此刻也是沉默着不说话,也不知道心里头在想些什么。

    至于他们所带的两个团队的那些学生们,一个个早已张大了嘴巴,目瞪口呆。

    事情还能这么玩?

    这可是关乎到巨额财富的商业谈判!

    要是对方恼羞成怒怎么办?

    偌大的厂子,岂能就这么儿戏?

    姜卫国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之前还觉着王一凡这孩子虽然油嘴滑舌,但也算是年少老成,心思缜密,但这个时候,他已经快要接近暴走边缘了。

    怒气上头,刚往前冲了几步,一直不吭声的姜筱攸突然就站到了王一凡的面前,挡住了她爸爸的去路,小丫头紧紧地抿着嘴巴,一脸倔强的看着姜卫国。

    姜卫国的怒气值腾地一下就彻底被点着了!

    说好的父母的贴心小棉袄呢?

    这么小年纪就外向了!

    要是长大了那还了得?

    这漏风的小棉袄,穿在身上,心也是哇凉哇凉的!

    王一凡这个小王八蛋,事情根本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

    脑门上凉风阵阵,王一凡觉得,此刻的姜叔叔随时有可能化身为小心眼的嫉妒狂,将他搓扁了揉圆了扔进油锅里炸成串串才算数。

    “姜叔叔,您倒是听我把话说完呀!”

    完蛋,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了!

    赶紧自救为上!

    姜老爷子一把把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姜卫国扯到了一边,面色凝重地问道:“一凡,你刚刚说他们一五一十地都交代了,交代了什么?”

    还是姜爷爷能找准事情的重点!

    王一凡面对愤怒已经满值的姜卫国心有余悸,微微松了口气,变得无比乖巧地说道:“姜爷爷,这几个意大利人其实也是塔克斯仪器的配件供应商之一,是有好几条生产线的,跟得胜电子的产品是有一定的竞争关系的,而且他们有没有相应的投资计划都不做准,之所以这么说,是为了骗取得胜电子最新的研发成果!不过,他们在我们金平考察的时候还收到了一个叫做弗兰克的德国人的委托,来测算新产品的相关性能数据!”

    王一凡话音刚落,所有人背后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么说,这几个意大利人从一开始就在消遣我们?”姜老爷子气得面红耳赤,啪的一巴掌抽在身边的姜卫国的脑门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

    王一凡看得也是龇牙咧嘴,这一下打的可真够瓷实的。

    “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根基要扎实,步子才能迈得大,迈得扎实,不要光想着依靠别人,到头来肯定还是自身吃亏,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

    老爷子是真地被气着了!

    说起来,姜卫国在面对国外的几个投资商的时候,兴许是因为得失心太重,才少了平日里的沉稳和机智。

    这一巴掌!

    是姜叔叔在王一凡心里地位直线下降的一巴掌,但同样,也说明他其实也是个年轻人,也是会犯错的,不是他印象里那个总是很和善很会经营的老成的生意人。

    回头看看,现在姜叔叔的年纪,也不过是比他回来的时候的那个年纪大上那么几岁而已。

    “爸,对不起,我错了!”

    在姜老爷子面前,他就是个儿子!

    “一凡虽然有点胡闹,但也是拆穿了几个意大利人的骗局,你没有什么理由给他甩脸子,明白吗?”

    姜叔叔点头,看向王一凡的目光多少有些幽怨。

    早知道这样,你倒是在车间里的时候就一股脑儿地说出来啊,非得把他这位得胜电子的老总的面皮在众人面前都给撕得七零八碎才好?

    不好意思啊,姜叔叔,就是偷懒的那么一点点小心思,让您受苦了!

    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迅速让他们用表情完成了简单的对话。

    姜卫国轻轻地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王一凡的理由!

    不过,自己是不是一直都太好说话了?太善良了?

    所以才让这个臭小子得寸进尺,不经过他的允许就去恐吓他的客人?

    哎,瞧瞧这个小子干的都是些什么事?

    筱攸和爸都非常鲜明地站到了他这一面,为什么感觉他一下子反倒是成了姜家的外人呢?

    好伤心啊!

    好气啊!

    尤其是筱攸那丫头!

    哎……

    姜卫国不知道怎么办了!

    回头问问老婆!

    “老姜,那几个意大利人要怎么办?”

    徐福生总是很适时地出来说话,扮演着他该扮演的角色,一点都不抢戏,还替老板姜卫国解了围,这一点比姜家老头子要高明许多。

    “让保安给他们叉出去,丢大门口,什么玩意儿!”

    姜卫国黑着脸,恨不得把几个老外给活剐了,但实则却无可奈何,也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来小小地报复一下。

    “要不,狠狠地打一顿?”

    徐福生眼睛里在发光!

    “一定把人打痛了,但千万别把人给打坏了,不然市里面的面子上会过不去的!”姜卫国咬了咬牙,

    “不对,不对,姜叔叔,不能这么来的!”

    王一凡赶忙摆手。

    “怎么着?你还要护着他们?”

    姜卫国瞪着王一凡,一副你要是敢说一声是,就等这一块被收拾的眼神,正好送上门来,巴不得呢!

    “姜叔叔,你且附耳过来,听我跟您好好地细说!”

    王一凡神神秘秘的,一副我是智囊,我是诸葛亮,且听我锦囊妙计的表情。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