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冬生今年24岁,是孟老爷子带的微电子科研团队里面的一员,虽然只是孟老爷子的研究生,但已经在行业领域内展现出了相当的才能和天赋,实力也是不可小觑的。

    但尽管如此,在整个实力相对强横的团队里面,他依旧是最年轻的,也是资历最浅的一个,实力也是马马虎虎,当然这是在他这些师兄师姐们的眼中看来是如此。

    这一段时间,他们整个团队都是猫在得胜电子的车间里加班加点,年轻人哪怕是精力旺盛,他也早就是苦不堪言。

    在科研方面非常固执并且自信的孟老师和魏老师,彼此都憋着一股劲儿,谁也不服谁,再加上一个姜老爷子带着的得胜电子的技术团队也着实是不容小觑,就导致整个车间里都是紧张无比的竞争氛围。

    拿出实力,才能大声说话,否则,屁也不是!

    这就是他们的生存规则!

    好在,资历浅也有好处,他被派出来迎接人,总算是能够偷得浮生半日闲了。

    安冬生的整个脚步都变得轻盈了起来,走路带风,一飘一飘的,情绪都写在了他的脸上。

    连习惯了的厂区里特有的气味也变得仿佛芬芳起来。

    “徐总,请问,王一凡老师已经到了吗?姜老师和几位老师特地让我来问问,顺便出来迎一迎!”

    他很快就看到车间外面站了好几个人,其中还有三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心想,莫不是这个道听途说的王一凡老师其实是个外国人?毕竟现在的确是有不少老外都起一些中文名字。

    徐福生闻言,不禁看向姜卫国,姜卫国则是看向王一凡,王一凡点了点自己的鼻子。

    被称老师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反正后来老师这个称呼都有点烂大街了!

    “说我呢?”

    姜卫国按了按眉心,一脸的愁容,然后,点头。

    安冬生不可思议地看向姜卫国,知道这位是得胜电子的老总,下意识地张了张嘴巴,“王一凡?老师?”

    他要再次确认!

    这不是开玩笑嘛!

    闹着玩儿?

    “我的确是叫王一凡!”

    安冬生可怜巴巴地再次看向姜卫国和徐福生,两个人又齐齐点头。

    好吧!

    三位老师口口声声的臭小子、小屁孩,但他们这些人只当是个岁数不大的年轻人,但哪里想到真的是个小子,看模样,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岁,脸上稚气还未完全脱去。

    而且,他还穿着一身宽大的校服。

    那绝对是校服,没跑的。

    上面还写用记号笔着字呢:“王一凡,大傻逼!”

    特显眼!

    错不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显得!

    咋感觉脸颊烫烫的!

    只是,要是真就这么带这小子回车间去,师兄师姐们会不会把他给撕了?

    开什么玩笑?

    这真的就是老师们口中说的能够提供更优秀的设计方案的那个臭小子?

    安冬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满心却是疑惑和不解。

    姜卫国是知道几位老爷子最近几天都有些疯魔状态了,见安冬生踟蹰,便冲着王一凡道:“一凡,那麻烦你先跟着安工去看一看,不管成与不成,其实都不打紧的!”

    姜叔叔,您能别用计策了吗?

    这次难不成是激将法?

    说实话,这种计策,真的挺拙劣的!

    之前和这位胖胖的徐总之间的表演,也非常差强人意!

    熟人之间的交流,用得着刻意地扯着嗓子吗?生怕别人听不到还是怎的?还有,您这一身随时准备出门的西装,哪里又是什么临时起意?

    王一凡看向姜卫国的眼神里的意味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

    姜卫国干笑了几声,“对不住,对不住,主要是大家伙都对你稍微有些质疑,我也是替你感到不平!”

    恐怕不会是稍微吧!

    王一凡在心里念叨了一句。

    “那这几个老外?”

    “不用管他们的,让小孙再对接好了!”

    接待老外,还不如尽快把得胜电子自身的实力先提高再说。

    姜卫国的盘算还是比较清楚的。

    王一凡领着姜筱攸,跟着有些失魂落魄的安冬生走进了车间,王一凡的年轻给这位同样年轻的安工很大的打击。

    生产车间和几个团队所在的办公地点隔仅着一条绿色的走道,整个生产车间严格执行无尘化控制。

    当安冬生带着王一凡和姜筱攸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整个办公室里忙碌着的人几乎都看了过来。

    哪怕是此刻的王一凡,也是感到亚历山大。

    对面的这些人当中,至少有一部分人在集成电路领域,是国内出类拔萃的顶尖人才,而他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二把刀,完全没有可比性。

    正所谓关公门前耍大刀,而他此刻正仿佛扛着一把光鲜亮丽的大刀,在一群关公面前晃来晃去。

    要不是他掌握着一些较为领先和前端的设计及行业标准,此刻他已经转头就走了。

    这得要多大的心理素质啊!

    “安冬生,你搞什么鬼,出去半天,办正事了吗,让你请过来的人呢?”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直接开口就训斥安冬生,目光严厉,仿若刀锋。

    “大师兄,他,他!”孟老师团队中的大师兄历来严肃,不苟言笑,安冬生被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舌头打结,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是手指头一直指着王一凡。

    “各位老师好,我叫王一凡,今年十七岁,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们!”

    王一凡决定不玩装逼人物出场的那一套,很恭敬地向诸位业内的高端人才打招呼。

    把刀往身后一藏,向诸位关公爷作揖行礼。

    但是,还是果不其然地就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大师兄脸上没绷住,差点骂娘,还好及时停止,想着没人拿这样的事情来寻他们的开心,安冬生也不敢。

    有几个单身的师姐倒是被臊地不行,之前还在讨论年轻的王老师不知道长得帅不帅!

    现在看着,帅还勉强可以称一句,但年纪委实太小了!

    大伙儿目光齐齐盯着各自的老师?

    我们称呼王老师的时候,你们怎么就不提醒一声?

    多丢人啊!

    孟老头只当不见,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来,向王一凡招了招手,道:“一凡来了啊,快点过来,看看我们新的设计方案,成品也都已经生产出来了!”

    老爷子分明是一副炫耀的样子,脸上带着得意。

    在众人整齐的注目礼下,王一凡来到了孟老头的身边。

    “我们正在对成品进行老化测试,根据得到的各方面数据来测算,基本上已经满足了客户提出来的各项指标要求,性能也已经超过了市面上大多数同类产品,达到了之前老产品的1.5倍以上。”

    “孟爷爷,你们这几天就完成了那么多的工作?”

    王一凡非常讶异,不久前三个老头还争论不休,差点引起雪莱的混乱来着。

    从整个团队的精神状态来看,每个人都不是很好,尤其是孟老头,两只眼睛周围是大大的黑眼圈,真的就跟个国宝大熊猫一样。

    “那是当然,自从听你说了那个什么德国慕思的同类产品以后,我们首先就类比了相关产品的性能,要想让得胜电子的产品继续保持足够的市场竞争力,就必须提高性能参数,结合之前的验证来看,效果还是相当显著的。”

    “几位爷爷真是厉害!”

    这老头分明一脸你快来夸我的表情,王一凡当然是全力配合,不敢有所懈怠。

    “也就一般啦,这其中就有你一半的功劳,要不是你提醒我们,我们也不会这么努力,想到更好的设计思方案,也算是排除万难了!”

    孟老头谦虚道。

    身后的三个团队成员们集体脸颊肌肉都忍不住抽了抽。

    这就这么大方地把功劳直接给分出去一半了?还让不让他们这些加班加点的理科狗们活了?

    改进,改进再改进!

    辛苦都在这一个词里面啊!

    孟老师您不能这样啊!

    王一凡也是苦笑道:“孟爷爷,我只是恰逢其会而已,就是顺嘴说了句而已,哪里能有什么功劳,您实在是太抬举我了!”

    其实,他现在想理科转头就走,这几个老头的性格,乃至于说话办事的路子,还真的是难以把握,也难怪像姜卫国这样的,都口口声声地说他们难伺候。

    可都是心里话啊!

    “那个,孟爷爷,既然咱们这边成品的性能确实非常不错,那我要么就先走了,等会儿出来的时候,劳烦您跟魏爷爷还有姜爷爷说一声,就说我来过了,很佩服你们短时间内取得的重大进展!”

    说完,也不等孟老头说话,转身就拉着姜筱攸往外走,再待下去,各位关老爷可能真的都要亮刀子了。

    “哎,别走啊!”

    孟老头得意不已,见状喊了一句,见王一凡头也不回,一副根本没听见的样子,忙叫道,“冬生,快,赶紧拦住他!”

    安冬生下意识地扯住了王一凡的后脖领,动作快速和准确。

    王一凡转头看他,一脸的无辜,大哥,有话好说,请放手!

    “那个,老师让你等一等!”

    还真就走不了了还!

    “一凡呐,先不着急着走嘛,等魏老头和姜老头从车间里面出来我们再一起好好地讨论讨论,国外的产品,也不一定比我们国内的好嘛!年轻人关注先进技术理所当然,但还是要重视起来,不能一味地盲目崇外!”

    孟老头瞬间端起了老教授的架子,开始像训学生般教导起来。

    “老头,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我什么时候崇洋媚外了!”王一凡在心里呐喊,“好心好意还落不得好,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你自己得意就得意好了,干嘛非要拉上我当垫背呀,我也就是给你们提个醒而已,避免让得胜电子误入歧途嘛!”

    王一凡有苦说不出。

    孟老头身后的一众研究人员都对他表达了一定的鄙夷。

    老头,你能不能不要那么瞎带节奏啊!

    王一凡委屈。

    宝宝心里苦,宝宝不想跟你们说话。

    许是看到了王一凡,姜老头和魏老头很快从车间里走了出来,脱下帽子和口罩,同样露出浓重的黑眼圈。

    尤其是姜老爷子,就这几天不见,精神状态比之前明显差了很多,脸色蜡黄,密密麻麻的胡茬子也没有时间打理,鬓角的头发都又白了几分。

    可他们这二位,看到王一凡的时候,还是显得非常兴奋。

    那眼神,跟刚刚孟老头简直一摸一样!

    “一凡,来了啊,来,看看我们这些天的成果!”

    话,如出一辙。

    孟老头在一旁高兴地嚷道:“老姜,老魏,我都已经让一凡看过了,介绍过了!哈哈!”

    哪知道,姜老头和魏老头听了,转瞬就黑了脸。

    “又不是你一个人研究出来的成果,凭什么你一个人解释给一凡听?”

    姜老爷子直接怒了,开怼。

    一众科研人员齐齐撇过头去,这事闹的,老师们,你们可都是拿国家特殊津贴的人啊,太幼稚了,学生也很没面子的啊。

    三老头终于又吵了起来,这回,却不是因为专业性的问题,而是孟老头为什么要撇开魏老头和姜老头两人。

    真的就好像是买了新衣服的孩子拼命地想要在外人面前炫耀,哪知道当爸妈的早就已经把衣服给他的小朋友们看过了。

    王一凡觉得他很理解这种心情。

    所以,他拉着姜筱攸,仍旧悄悄地准备闪人。

    “不准走!”

    哪知道,他俩刚挪到办公室门口,三老头却齐齐停止了争吵,冲着他怒目而视。

    不是,各位老爷子,你们吵归吵,不要拖上我好不好?我是无辜的!

    “站那,把你知道的慕思的设计方案给弄出来!”

    三人异口同声!

    这语气,太吓人了吧!

    说好的慈祥和蔼的老头人设呢?

    “爷爷们好可怕!”姜筱莜紧紧地撰着王一凡的手。

    “三位爷爷,既然咱们的产品性能已经达到了客户的要求,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太纠结慕思的这个产品了吧,结合实际能力嘛,我觉着还是尽早投入到生产当中为好!”

    王一凡弱弱地建议道。

    “年轻人不要崇洋媚外,要努力发展自身的能力,但也不能小瞧洋人的东西,所以有句话叫作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你才崇洋媚外,你全家都崇洋媚外!

    王一凡那个憋屈啊,孟老头,你逮着这个就不放了是吧?

    还有,姜老头、魏老头你们两个跟着点头是个什么意思?

    喂,你们这帮技术人员,把你们脸上的鄙夷给藏起来好吗,不要流露的那么明显!

    卧槽!

    小爷不干了!

    有这么欺负人的吗?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