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谈及专业性的问题,三位老爷子就基本上都是学富五车、风趣幽默的慈祥长者,让人看着就尊敬欢喜。

    王一凡是深刻体会到了,为什么连姜叔叔这样的人,都说这两位是难伺候的老头了,再加上一个在他面前俨然严父角色的固执的姜老爷子,也难怪他会在作为东道主的四人聚会上选择逃之夭夭。

    如坐针毡!

    这个词感觉就像是为当时的姜叔叔而量身打造的。

    好在,他王一凡并不是姜卫国,并不需要设身处地地在他的位置上来思考和处理事情。

    一番好说歹说,姜卫国总算是让三个老头一道坐上了他那辆银色的宝来小轿车,刚刚走到酒店门口的时候,三个老头就又已经开始争吵起来。

    “真是让人无比头疼的三个老家伙,姜叔叔到底怎么想的,硬是把他们往一块凑,应该是厂子碰到极大的困难了吧?”

    王一凡下意识地感叹了一句,想到自己在那份得胜电子的方案上所写的一点点内容,长松了一口气。

    果然,选择闭口不言就是最好的方式,鬼知道他要是在这三位面前提出来他的想法,会不会成为三个老头集火的对象。

    那场景,啧啧,不敢想!

    “是啊!”旁边突然传来一声深以为然地应和声,“总算是把他们给请走了呀!”

    王一凡吓了一跳,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身材姣好的前台经理,应该是叫李茉莉吧,也是在一旁长吁短叹。

    能不能不要这么随便搭话?很吓人的好不好?

    王一凡瞪了她一眼,没多做理会。

    印象里得胜电子是一家产品比较多元化的电子企业,主要从事生产包括数码产品,电脑耗材,计算机及辅助设备,通信器材,仪器仪表,家用电器,网线等技术上要求较低的产品,并不涉及到集成电路的代加工,甚至是集成电路的设计和生产制造领域,但看那方案书上的内容,改进生产线,提高产能是一方面,得胜电子分明是有向更专业的领域所发展的雄心壮志的。

    但似乎,这一次的尝试,应该是失败了吧!

    不然的话,后来的得胜电子的产品也不应该是这样“多元化”的,甚至后续包括有一些化工产品和办公用品的生产也有所涉及,与其说是电子厂,还不如说它更像是一个小型的加工企业,没有核心技术力量支持。

    王一凡参观过几次得胜电子,对此是有所了解的。

    看来,此刻的姜叔叔还真是野心勃勃啊,不过,这个年纪,正是充满斗志的时候,也算正常,但胃口似乎太大了些,嘿嘿,有点意思!

    一行四人,这一次宝来车的驾驶权是姜老爷子的,孟老头和魏老头坐进了车子,倒是没有再轻易地招惹他,他们可能担心这老家伙一个心气不顺,就把车子往死路上开,那可就太不划算了。

    专业上是要固执己见的,但涉及到人身安全的重大问题,那就什么都要退而求其次了。

    耳旁总算是清净了些!

    姜卫国压抑着长长地叹了口气,坐在副驾驶上开始闭目养神。

    是不是的确一下子把步子迈得太大了,想法也过于激进了一些?

    老头子虽然口头上一直坚持己见,认为要循序渐进,不能好高骛远,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却特地把领域内的两位极有成就的老同学大专家都给请了过来,恐怕连他自己心里都是没有什么十足的谱的吧!

    但箭在弦上,却又不得不发啊!

    孟老头和魏老头坐在后座上,两个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压着帽檐,甚至都看不到他们脸上的表情。

    其实对两个老头而言,目前得胜电子的生产线改造并不算是一个太大的难点,设备水平能够跟上就行,投入资金,国内外都是可以采购到的,而专用型的集成电路只要设计完善,测试性能合格之后就可以达到大批量生产的要求,他们和他们所带的团队是有相关的能力的,但这样生产出来的集成电路元件又往往太过依赖于产品的市场化价值,也没有太大的发展和改进的潜力。

    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一锤子买卖。

    而得胜电子如果在这方面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金,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三个老头的设计思路也是大相径庭的,他们虽然可以说是师出一门,但后续的个人发展都大不相同,所以才会有争执不下的场面出现,如果得胜电子有能力,完全是可以参照三人的设计思路从优选择的,但目前的得胜电子没有,而且又要配合德国方面的急剧提升的产能要求,难度就更大了。

    “咦,孟老头,这丑不拉几的字,你写的?”

    魏老头一边皱着眉头思考着,一边翻看着方案书,突然看到了几个字。

    “丑不拉几,你才丑不拉几!”孟老头的确在计划书上备注了不少东西,闻言非常不满,又有了争吵的势头,就像是得到了指令的战士,随时准备投入这无休止的消耗中去。

    两个年过六十的老头子,也不知道哪里的那么多的精力和意志!

    “参照通用型的集成电路设计,德国慕思(虚构)公司相关设计方案!”

    慕思公司?这个是什么公司?

    没听说过啊!

    “咦,这不是我写的啊,姜老头,你写的?”孟老头侧头瞄了一眼,看向开车的姜老头。

    “什么德国慕思公司?听都没听说过,总之,不是我写的!”姜老头头也不回

    “那是谁写的?”孟老头拍了拍正在闭目养神的姜卫国的肩膀,“小姜,你写的?”

    姜卫国浑身都哆嗦了一下,张开眼睛,方案书就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

    “不是我,有可能是我们单位的设计人员写的吧?回头我让人问问!”

    孟老头是个急性子,摆了摆手,一脸不满地教训道:“你这个做领导的,连方案书上是谁写的都不知道,怎么就能让人乱涂乱画呢?”

    姜卫国真想直接呼这老头一巴掌。

    这方案书上,就属他和魏老头两个人写的最多了,有时候还会批判上几句,“狗屁不通、什么玩意儿、大言不惭、回去再学个几年”之类的,刚刚王一凡翻看的时候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这几句话,真是丢人,丢死人了!

    好吧,合着轮到别人写了,你就是这副蛮横的态度?

    老头,做人不能那么双标!

    “那个,孟叔叔,您别着急!”

    心里哪怕不满都给塞满了,面上还是要装孙子的!谁让人家是技术专家呢!

    国字头的!

    “不着急!反正是你们老姜家的事情,我当然不着急!”孟老头冷笑。

    “孟老头,老子好吃好喝地招待你,你就不能有点良心?”姜老爷子忍了半天了,没忍住,开始吐槽模式。

    “嘿,我可不喜欢在大酒店吃什么山珍海味!满肚子油腻荤腥!”

    “刚就属你吃的多,你不是说你有三高吗?那么大一块肥肉你也好意思吃的下去,大小伙子也比不上你!”

    姜卫国赶忙缩了缩脑袋,有种很危险的预感,话头恐怕马上就要落在他的头上了。

    “别吵了,德国慕思,我让我学生查一查就是了,哪那么多麻烦!”

    好在魏老头一句话打断了很快就要燃起来的战火。

    魏老头说完,也不管其他两个老头的嘟囔,开始打电话。

    老头掏出来的竟然时下是最新款的诺基亚手机,姜卫国看着才从口袋里拿出来的手机,原本想递给魏老头来着的,默默地又给放了回去。

    这老头,挺时髦的。

    等车子驶到家门口,魏老头学生的电话也正好回过来了。

    魏老头越听面色越是凝重,对学生吩咐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说?”见他面色有异,孟老头就急切地问道。

    “德国慕思是德国一家规模较小的半导体公司,是去年新建的,它们公司旗下的确有一款最新产品,与我们最近准备研究设计的集成电路很相似,性能和功用上貌似可以共用,这个还待确认,他们的这一款产品据查,投入量产已经接近一年多了,在多个仪器上都能兼容使用,客户反馈的效果非常不错!”(我是小白,完全门外汉,不要喷我!)

    所有人迈进屋子的脚步都微微一滞。

    “能弄到相关的设计方案,可以作为参考?”

    姜卫国下意识地问。

    “看不到,德国人的保密意识一向都是很强的,我的学生也是根据他们产品的功能和设计思路来推断出来的,他说如果需要可以采购相关的仪器来进行研究!”

    几个人在这个时候,几乎都有点颓然,在客厅的沙发里坐下,默默地抽起烟来。

    姜卫国是最心烦意乱的一个,别人的产品不仅仅性能更优,而且还已经量产,也就是说哪怕是得胜电子在努力之下成功研发,到投入量产,也已经比对方晚了许多时间,更可悲的是,研制出来的产品性能还不如别人家的优越,再投放到市场上,哪里有什么竞争优势可言。

    如果届时商品招标方看到的是这样一个“实力欠缺”的得胜电子,又怎么会继续把这么重要的项目交给他们?只靠以前合作积累下的情谊?

    开什么玩笑!

    “目前来看,德国那边这样一家公司也未必会注意到国内这边的招标项目,但从长远来看,只要有替代品,得胜电子就随时存在被抛弃的可能!”

    姜老头看着姜卫国,似乎在等待他的决定。

    就好像是好不容易堆起来的高楼,却突然间发现地基打的不够扎实,要是不碰到地震,楼房可能是不会塌的,但谁又能保证地震真的不来呢!

    到时候就是大厦将倾!

    “要不,我们先问问想到这个公司的技术人员?可能他知道一点相关的情况?”

    孟老头说道,他也在这个时候感到了一种深深地挫败感,但其实也是不争的事实,在相关领域,国外较之国内一直都有极大的技术领先优势,哪怕是国内一直在奋起直追,但这种技术上的差距,并不是可以轻易弥补的,如果能够得到更多一点的信息,也许能够想到好的解决办法。

    姜卫国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开始委托徐福生挨个跟厂子里的技术人员打电话。

    只是,问遍了所有人,根本就没有技术人员听说过这个所谓的德国慕思公司。

    见了鬼了!

    四个人默默地躲在客厅里抽烟,连灯都没来得及打开,昏暗的光线一如所有人此刻的心情,找不到一丝光亮。

    “到底是谁写的?你再好好想想,除了我们这些人,还有谁看过这个方案书?”

    姜老头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问道。

    姜卫国想了半晌,也还是一无所得,这份计划书虽说不是什么秘密文件,但看过的人也非常有限。

    秘密文件?

    他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人。

    王一凡那孩子看过!

    不过,怎么可能?

    他摇了摇头!

    但是,之前问他的时候,似乎他回了一句,对这方面是稍微有点兴趣。

    难不成?

    “爸,就刚才我们几个人在酒店的时候,方案书,一凡拿起来翻过,不过……应该不会是他吧!”

    姜卫国轻声说道,但在安静的环境之下,所有人都将这个名字听了个真切。

    “一凡?”姜老头也是愣了愣。

    “对,之前你和两位叔叔正好在大厅里吵,哦,不是,是探讨相关的问题,我着急到你们这边来,也没注意他有没有写这些,不过,他说对这一块其实挺感兴趣的!”

    “没有经过系统学习,是不会看得懂的,而且,德国慕思这家小公司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企业,连我们都没有怎么听说过,他怎么可能……”姜老头说到这里,顿了顿。

    “要不,打个电话,问问?”孟老头突然开口道。

    “他现在应该还在雪莱的总统套房里,我这就打电话过去问问!”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