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莱大酒店的大厅里,富丽堂皇,灯火辉煌,人来人往。

    一下子变了副面孔的慈眉善目的姜老爷子,双手紧紧地握着王一凡的手,一脸的感慨和激动。

    他一点也不介意王一凡说他是难伺候的老头,哪怕是骂他一声糟老头子,他也会乐呵呵的。

    而王一凡,似乎却对眼下的状况已经有所了解了。

    “姜爷爷,不好意思啊,姜叔叔刚刚还向我抱怨呢!说是特地准备的加长豪车和总统套房,要接待重要的客人的,可是重要的客人似乎不太喜欢这种方式,还批评了他!”

    求求你,别说话了,好吗?不说话,也没人把你当哑巴的!

    如果,可以,姜卫国很想扯着王一凡的耳朵,吼上这么一句。

    “抱怨?就他还敢抱怨?”姜爷爷怒瞪了姜卫国一眼,眼神里有杀气,而看向王一凡的时候,已经又是笑容可掬了,道:“别理他啊,一凡呐,你姜爷爷我其实早就想见你一面了,可是听说你马上就要高考了,我又不敢来打扰你,寻思着等忙过了这一阵,等你高考好了,请你到家里顺便吃个饭,看来,我们两家终归还是有缘呐,在这里就给碰上了!”

    老爷子的笑容特别真诚,喜欢之情也溢于言表。

    王一凡尴尬的心思早已散去,此刻也不禁心生感慨,他并没有机会见过姜筱攸的爷爷,但听那丫头偶尔说起的时候,她眼里总是会闪着星星点点的泪花,说,这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他的人,可惜,老爷子走得有点早,没看到孙女长大成人的模样。

    “姜爷爷,您太客气了,刚刚姜叔叔还邀请我到家里去做客呢,这个礼拜天我就有空的!”

    “不耽误你学习吧?”

    “不耽误!”

    “那就好,那就好,这家伙总算是办了一件稍微靠谱一点的事情!”

    老爷子又向姜卫国怒目而视。

    真是个严苛的老爷子!

    对上自家老子,姜卫国也只能缩了缩脖子,委屈巴巴。

    “姜老头,这位小朋友是?”

    等王一凡和姜老头寒暄地差不多了,身后戴着黑色鸭舌帽的老头伸手点了点王一凡,笑问道。

    “之前跟你们说起过的那个救了我孙女的王一凡,怎么样,小伙子看起来很帅气很阳光特精神吧?”姜老爷子就像是在夸自己孙子一样,一脸得意,“他还是我们市里最好的重点高中的学生,学习成绩也非常非常好!才貌双全!”

    “姜爷爷,夸张了,夸张了,一般,一般!”

    王一凡恬不知耻地谦虚着。

    老叶要是还在场,一定会生生给笑死,就王一凡的成绩,也敢这么吹?

    “果然是个高高大大的帅小伙子!”那黑色鸭舌帽的老头子拍了拍王一凡的肩膀,笑盈盈道,“小伙子你好,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你刚刚口中说的那两个难伺候的老头子之一,你叫我孟老头也是可以的!”

    另一个带着灰白鸭舌帽,帽子上还写着蓝天旅游公司的老头子很适时地紧接着补充道:“我是那另外一个难伺候的老头子,跟着叫我魏老头也行!”

    “孟叔,魏叔,你们可别在寒碜我了,我就是那么张口一说,真没那意思!”

    姜卫国臊地就差掩面逃走了。

    说话的时候嘴巴怎么就没个把门的呢!

    “孟爷爷、魏爷爷,两位爷爷你们好,姜叔叔的初衷也是希望你们在出行和住宿的时候能够尽量方便一点,也代表他的一片热诚的欢迎之心!”

    王一凡倒是觉得这两老头不像一般老头那么刻板和不苟言笑。

    “不过,你们现在后悔恐怕也来不及了,那个加长的宾利豪车被姜叔叔派走送我的老师们回家了,至于那总统套房呢,被我爸妈给征用了,我爸喝多了,我妈照顾着睡下了!”

    “那可好,也算是物尽其用嘛!我们老个老头子,不习惯这样的待遇!”

    “对,老孟说的对,小姜啊,你要是姜老板呢,请我们我们也未必会来,但你是老姜的儿子,我们的侄子,那我们收到你的邀请,就很高兴了,几个老骨头之间难得走动走动,出来活动活动,也是非常好的!”

    “两位叔叔说的在理,我感到十分汗颜!”

    姜卫国心思敏锐,知道两位老者这般说,是趁着这个机会,摆明了他们的态度。

    他们不是冲着什么得胜电子的面子,而是冲着姜老头的面子。

    老爷子们之间的友谊,是不能为世俗的金钱所轻易动摇的。

    姜老头频频点头,老家伙有些得意。

    “技术上的事情嘛,回头我们两个老家伙都带了团队过来,有时间三家再凑在一起好好地琢磨琢磨,集成电路这一块,说白了吧,就是把越多的东西放到越小的集合里,怎么合理地设计排布,怎么做小,怎么提高性能,转化效率,都是难点,你们厂子里的技术力量,我们也考察过,综合来说,还是相当可以的,集中力量突击一段时间,是能够达到客户的要求的,但这需要各方面都能够紧密配合,届时我们两个团队的人也会顶上去,总而言之,你是姜老头的儿子,我们也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堕了姜老头地名声……”

    一说到各自专业领域上的事情,两位老爷子就开始滔滔不绝,自信满满,姜卫国听的也是频频点头,心里踏实不已,他是管理和技术上的双出身,虽然不至于像两位叔叔这么经验丰富,能力出众,在大学时期就是学的相关专业,师从名师,而且在金平市办厂子也好多年了,姑且算是半个专家了。

    王一凡竖着耳朵在一旁倾听,他难怪刚才就觉得那位魏老爷子非常眼熟,合着就是他后来本科大学里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还给他们做过两次学术报告,是国内微电子领域的大拿级人物,黄老先生的学生之一(人物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刚刚都已经在包厢里说了大半天了,现在又出来吹牛皮,大言不惭,还有小朋友在这里呢!你们说的那些东西,听着多无聊!”

    姜老爷子还以为王一凡都听呆了,忙打断两位老友的讨论,待会要是兴起,这两人准能争起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毛病了,一说这个就有点停不下来,嘿嘿!”孟老头笑得有点尴尬,“不过,我觉着吧,姜老头,你之前说的那个设计思路,从一开始就是大错特错的,并没有继续下去的意义!”

    “啥玩意儿?你从一开始就直接否定我?”

    姜老头把手里头拿着的一份文件顺手递给有点懵的王一凡,卷起袖子,梗着脖子道,一副一言不合就要用拳头来理论的样子!

    这是什么节奏?

    “嗓门大并不代表你的思路优秀,我只不过是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好,那我们好好地来说道说道!”姜老头怒极反笑,“你们两个一直就是搞理论多过实践的,跟我这个踏踏实实的实践派完全不是一个路子,但是,有句话说的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嘴炮再厉害,也没用……”

    哇塞,姜爷爷你好厉害,连嘴炮这么潮流的词语都知道。

    “爸!”

    姜卫国脸色都变了,拉了拉老头子的袖子,示意他稍安勿躁,千万不能上火。

    “别烦,一边玩儿去!”

    姜老爷子头也不回。

    三十多的姜卫国,被他老子彻彻底底地嫌弃了!

    一边玩去?那是跟姜老总该说的话吗?

    王一凡只当是没听见!

    原本三位看着文质彬彬的老头,好似赛亚人变身,瞬间就成了嘴炮王者,虽然没有什么污言秽语,但专业名词一个接着一个,思路一条又是一条,否定也是接二连三,听得王一凡这个二把刀可谓是大开眼界。

    姜卫国知道在这个点上,他自己绝对是无法阻止这场争论的,瞅了王一凡一眼,眼神和表情已经都不言而喻。

    “看吧,我说了吧,难伺候的老头!”

    一言不合就炸,还是小辈,连话头都不敢去接。

    王一凡点头,表示他已经非常理解了。

    “一凡,我们先去边上坐坐吧,他们要是一旦争论起来,没小半个小时的时间,是绝对停不下来的!”

    姜卫国无奈地领着王一凡走到一边的休息区。

    “姜叔叔,您这是要对产品进行改造升级?”

    王一凡看了眼手里的文件,问道。

    “你还懂这个?”

    姜卫国十分诧异。

    “对这方面比较感兴趣,之前也有自学过一些内容,我能看看吗?”

    “不打紧,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机密文件!”

    姜卫国瞥了王一凡一眼,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王一凡的大学本科专业是微电子专业,不过毕业之后从事的是一些专业仪器的维修和安装方面的工作,为了节省成本,偶尔也会对一些专业性的电子产品进行修复,但由于许多精密仪器的部件都是高密集度高精密度的产品,维修的基础有时候等于说是重新建立一个完善的集成电路,耗费巨大,等同于是根本无法维修的,所以他也只是偶尔小试身手而已,大多数时候都是给客户直接更换相对应的产品。

    手中的这份文件资料,应该是某个集成电路的大致的设计方案,不过不涉及具体各个元器件的集成电路设计,只是粗略地一个多样化功能及性能的介绍,一些数据具有比较鲜明的代表性,倒是上面有不少的备注和解释,是用铅笔写的。

    这么说,得胜电子目前是有生产线在做集成电路的制造和加工的。

    王一凡翻看间,身边的姜卫国突然间站了起来,然后快步朝着大厅中央走去,一脸的无奈。

    而此刻,大厅中央的一幕,着实是让人感到哭笑不得。

    原来是三个老头子争论太过激烈,以至于面红耳赤的,眼神都有些渗人了,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起了口舌争执,马上就可能要上演全武行了。

    雪莱大酒店的工作人员迅速出动,一个面庞清雅的女人正跟几位老人急切地说着话,而他们三个老头每个人的身后都站着一个身强力壮的保安,

    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应对可能的突发情况。

    李茉莉是雪莱大酒店的前台经理,在大厅发生争执以及打架事件是她绝对不允许发生的,她必须要高度重视起来。

    只是,老爷子们,你们确定你们刚刚只是在讨论问题,而不是准备来一场夕阳大战?

    那用得着那么大嗓门,用得着卷起袖子,用得着唾沫横飞吗?

    好吓人的,好吗?

    明明是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

    讨论问题?

    骗鬼啊!谁信啊?

    你们要是一打起来,我李茉莉明天就可能被老板发配去厨房洗碗、拖地!

    李经理坚决要捍卫她得之不易的工作,以及雪莱大酒店身为金平市第一酒店的神圣荣誉。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一让!”姜卫国趁着这个节骨眼儿挤了进来,跑得太急,差点被其中一个保安给按在了地上,“那个,请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姜总您好!”

    李茉莉认得这个男人,之前来酒店前台定过包厢的,她对自己的记忆力感到淡淡的骄傲,保持着非常职业性地微笑道:“这几位老爷子,您认识?”

    “认识,认识!”姜卫国表情很是凝重地重复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这几位老爷子好像要打起来的样子,我不是放心,所以安排工作人员进行一下安全方面的保障,请您理解!”

    “打起来?小姑娘,我们都是高级知识分子,动口不动手的!”老孟来了一句,特意加了个高级,他平常不是这么说自己的,但这次是因为外人的误解而有些不太高兴。

    “那能不能请三位老爷子,不要在大厅正中间这么激烈地讨论问题?会很容易让人误会的!”

    算了,讨论问题就讨论问题吧,老年人都挺爱面子的!先把眼下的情况给安抚住才是!

    李茉莉如是想。

    “看看,让人看笑话了吧!”姜老爷子气呼呼的,瞪了老魏一眼。

    “还不是你死不承认你的错误设计思路?”

    ……

    “爸,能不能等会把两位叔叔接回家了,你们再接着讨论问题,好多人都看着呢!”

    姜卫国心道你们这三位老爷子也太能折腾了,折腾地他年纪轻轻的,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