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凡呐,一凡!”老王同志眯着眼睛,吐着酒气,伸手胡乱地在空气里面扒拉了几把。

    “爸,爸,我搁这儿呢,您小心点!”

    老王同志是真的喝多了!

    哎,对于秦勇和几位好酒的老师来说,这才算是刚刚暖了场子啊!

    “哦,臭小子,扶着点,这墙怎么老是晃来晃去的,晃得我头晕,哎,都怪爸爸没本事,连话都不会说!”

    舌头是真的飘得厉害,王一凡费了好大劲才明白老王同志这整句话在表达什么。

    “爸,咱不着急啊,慢慢来,以后你想说什么话,对谁说,都我替您来说,您看成不?”

    老王同志在厕所里没吐出来,王一凡干脆搀着他来到了酒店大厅的休息处,这里空气相对敞亮一点。

    老王同志又不知道嘟囔了几句,反正是连王一凡都听不清说的是什么话了,然后他就迷瞪着,呆呆地,葛优躺在软软地沙发里,定住了。

    “王一凡,王一凡!”

    “小陆老师,您怎么也跑出来了?”

    小陆老师小跑着来到他们父子身边,长长的大辫子一甩一甩的。

    “你们父子两个出去那么久,你妈妈不是很放心,我就自告奋勇出来看看了,你爸爸没事吧?”

    小陆老师看了眼定定的老王同志,眼神有些怯怯的。

    “没事,小陆老师,你不用害怕,我爸喝多了就是这副样子,今天也是难得,他平常其实都不怎么沾酒的!”

    小陆老师没有再计较在王一凡口中,好好的陆老师,为什么非要加个小才好,只是长长地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挺担心来着!那我回去报个信,你陪你爸先在这里坐会儿吧!”

    看着又甩着辫子快步跑开了的小陆老师,像极了古装剧里那种通风报信的使唤丫头,王一凡也不由莞尔一笑。

    善意,总会被善意所对待的。

    “一凡?”

    刚看到小陆老师消失在拐角,又有人叫他,他转头看去,就瞧见了一身灰色工作服的姜卫国正在不远处高兴地瞅着他。

    “果然是你,我还以为是认错人了!”

    说话间,姜卫国已经大踏步走了过来,一副风风火火的样子。

    “咦,王大哥也在啊?大哥,大哥……哎呦,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姜卫国看到了一旁葛优躺的老王同志,有点懵。

    “姜叔叔,我爸他喝多了,呆住了!您别着急,他就这样!”王一凡苦笑着冲一脸焦急的姜卫国解释道。

    姜卫国也是个妙人,卸了心中的紧张,伸手在老王同志的眼前晃来晃去,见他眼珠子都丝毫不带动一下的,不由嘿嘿地笑道:“你爸这是喝了多少?平常爱喝什么,白的还是黄的?回头得空的时候,我请他喝!”

    这是典型的酒坛子碰到了志同道合地能喝到一块去的酒友的表情。

    “姜叔叔,我爸不怎么会喝酒的,今天是没办法了,才多喝了几口,然后,他一逞能,就成这副模样了!”

    王一凡是知道姜卫国的酒量的,称一声酒坛子的确是一点都不过分,分分钟就能把十个王跃进给喝趴下了!

    他领教过一次,然后就再也没跟姜卫国一起喝过酒,怕把命给喝没了!

    姜卫国的脸上不由带过一抹遗憾。

    这位王大哥人挺好,也对脾气,要是能一起喝上几杯,吹吹牛皮,就更好了,可惜了,真是可惜了!

    “有事?请客?”他问。

    “嗯,是为了我的事,爸妈请班里的几位老师一起吃个便饭,这不,就剩两个月要高考了,请他们多多关照!”

    “老师们都挺能喝?”姜卫国眼睛又有点冒光了。

    喂,姜叔叔,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作为长辈,您应该关心一下我的学习的!

    “还行吧!”

    “那把包厢号告诉我,咱老王家不能这么随便就被欺负了,我去会会他们,替你们把面子挣回来!”

    想喝酒您就直说,用得着干出从老姜家叛变到老王家的事情吗?

    不过,盛情难却,让姜叔叔去杀杀秦勇和老叶他们的那股子嚣张气焰,也是极好的。

    王一凡报了包厢号,姜卫国默念了几遍,一副生怕自己忘了的样子。

    “一凡呐,今天是车祸之后头天去上学吧,还习惯吗?”

    “挺习惯的,身体上也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姜叔叔您放心好了!”

    姜卫国笑了笑,点了点头。

    他对王跃进一家子的感观是极好的,不单单是因为王一凡奋不顾身地救了他的宝贝女儿,还因为这一家子朴素和正直的为人处世之道,从短短几日的接触和相处就能分明地感受到。

    他们可以说是挽救了一个家庭,却不挟恩图报,哪怕是面前的这个高中生也是如此,朴实而真挚,虽然有时候说话有点油嘴滑舌的,但看着还是分外讨人喜欢。

    “没事就好,有事一定要说出来,不要瞒着!”

    王一凡点了点头。

    “王一凡,你妈妈让你把你爸爸搀回去!”

    刚没和姜卫国说上几句话,小陆老师蹦蹦跳跳地又过来了,到了近前才发现王一凡身侧站了一个四方脸,颇有威严的男人,声音都小了下来,跳跃的步子也收了,话头也止住了。

    不是,小陆老师,被当成了使唤丫头,也能这么开心的吗?

    小陆老师的心情的确非常好,原本她是非常不喜欢,甚至是讨厌这种教学之外的应酬的,而且还是跟着一大帮子的男老师,让她也觉着格外别扭,格外尴尬,可是因为是新来的代课老师的关系,她又不能够挑战老叶这个班主任的权威,只能像个受气丫头一样乖乖地接受,心想着意思意思就成了。

    好在,在酒桌上,学生站出来替她扛了一波雷,还夸她说是班里学生们的女神,这让她的心情一直都是美滋滋的。

    自此,王一凡在她心里,就成了她的铁杆。

    与其尴尬地坐在酒桌上听男人们喝多了酒之后的各种不着边际的吹嘘,还不如下了酒桌当个快乐的传声筒,小陆老师巴不得自在呢!

    而且,让王一凡跟在她身边,她也多少有点安全感。

    小陆老师悄悄地看了眼姜卫国,姜卫国的目光则要直接多了,盯得她俏脸都有些发红发烫了。

    “一凡,女朋友?”

    小陆老师没有半点身为人民教师的气质,而且在姜卫国眼里,王一凡性子是多少有点跳脱的,在这个年纪有女朋友一点都不奇怪。

    这么漂亮,配得上一凡!

    “是啊,是啊,怎么样,姜叔叔,漂亮吧?”王一凡乐了,舔着脸说道。

    小陆老师茫然地抬起头,下意识地想一个侧踢,把王一凡踢翻在地,她练过舞蹈,这动作估计即便是踢到王一凡脑门上都不带大喘气的。

    可是,眼前的男人,应该是王一凡的长辈吧?

    不行,要有身为一名人名教师的修养和端庄,不能随随便便就踢人!

    “不是,不是,我是王一凡的老师,我叫陆芸芸,您好!”她原本是想和姜卫国握手来着,但又突然把手收了回来,放在小腹上,恭恭敬敬地给姜卫国鞠了一躬。

    姜卫国都呆住了!

    RB人?

    一言不合,就鞠躬,还是九十度的?

    可这普通话也未免太标准了一点,还带浙省的口音的?

    “呦西,哇达西哇姜卫国戴斯……”

    小陆老师:“……”

    王一凡凑到小陆老师边上,轻声道:“小陆老师,这是我姜叔叔,他刚刚应该也喝了点酒的,您不要介意!”

    “哦哦!”小陆老师猛点头,然后对着姜卫国甜甜笑道,“您好,我是王一凡的英语老师,不是日语老师!”

    老王同志迷迷瞪瞪的,这个时候又死沉死沉的,要不是姜卫国在一旁帮忙,王一凡还真不一定能一路把他从大厅再带到包厢去。

    真是可惜啊,不能大摇大摆、趾高气扬、狐假虎威地回去了。

    进了包厢。

    “老王你也是,怎么能独自落跑呢,咱们两家请诸位老师,这酒可不能光我一个人喝呀……”

    这个时候你倒是知道是两家请的了?

    王一凡翻了个白眼!

    秦勇这家伙刚瞧见老王同志,就开始变着法地数落他,却见一个男人把他搀到了位子上,而张亚娟已经面对来人站了起来。

    “小姜?”

    “哎,嫂子好!我大哥他喝多了,就跟被施了定身术一样,可有趣了!”

    张亚娟的嘴角扯了扯,没笑出来。

    “我来讨杯酒喝,顺道也来感谢一下一凡的诸位老师,不打扰吧?”

    “这位是?”

    秦勇见来人竟是跟张亚娟认识的,话里话外的意思还很熟悉,不由问道。

    “各位应该都是王一凡的老师吧,实在不好意思,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姜卫国,姜子牙的姜,保家卫国的卫国,跟王跃进大哥一家是通家之好,刚才凑巧在酒店大厅里碰到大哥和一凡,看大哥喝醉了,就干脆不请自来了,我替大哥跟诸位老师喝一杯,可不能让诸位老师觉着老王家失了礼数!”

    这话,可分明有点夸下海口的意思,让人觉着有股子劲头。

    姜卫国一下子变了一副面孔,难不成,这才是他在酒桌上的战斗姿态?

    姜叔叔威武!

    这话您说出来,果然,一点都不虚啊!

    王一凡差点在一旁喊出来,喝彩,“喝死这帮家伙!”

    还好及时忍住了!

    张亚娟拉过王一凡,轻声问道:“咱家什么时候和姜家成通家之好了?嗯,通家之好是个什么意思?”

    “就是好的跟一家人的意思!”

    王一凡笑着解释道。

    在医院的时候,陪护王一凡的多是王跃进,张亚娟跟姜卫国一家有过几次简短的交流,但说起来,其实并不怎么熟悉。

    “妈,您别担心,姜叔叔喝酒可厉害,您就看着好了,看他给爸好好地出口恶气!”

    “小姜,是得胜电子的?”

    秦勇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阵姜卫国,见他穿着灰色的工作服,胸口绣着得胜电子几个字,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有身份的人,不由暗松了一口气。

    今天老王一家可实在是太能抢风头了,尤其是王一凡,这小子长着长着,就一下子变得能说会道了,而这时候要是再来个有身份又能喝的,就真没他秦勇什么事了。

    “贵公司的徐福生徐总还好吧?我跟他一块吃过几次饭,是老熟人了!”

    “您说老徐啊,最近他日子可一点都不好过,单位里员工跟他闹意见呢,说他压低了员工的伙食标准,准备给他开一场批斗会呢!不过,下回你碰到他,可别说是我说的,否则他一准跟我翻脸!哈哈哈!”

    这说说笑笑,亦真亦假的,秦勇轻笑一声,道:“一道坐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叶文权叶老师,一凡的班主任,这位是化学沈老师……”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