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凡只当听不见,这位沈老师在班里面那可是是出了名的“重女轻男”,以至于他到此刻都记着他的这个坏毛病。

    “喂,凯凯,回头你的生物笔记借我参考学习一下,可不可以?”

    怎么忘了小胖子是个学霸来着,笔记做得那叫一个工整漂亮啊!

    一大难题,瞬间就解决!

    “啊,当然可以啊!”

    秦凯圆乎乎的身子,往前探出了一些,正好把沈老师直勾勾的目光给遮挡住。

    秦凯很高兴,王一凡这个时候,能跟他说话,因为他觉得跟老师们坐在一起,实在是太压抑、太尴尬了,浑身就好像被身子勒住了一样。

    他就是有些不明白,也感到非常惊讶,为什么平常看着闷闷的不爱说话的王一凡,在老师们面前竟然能够表现得这么活泼。

    他可不敢跟老叶那么说话!

    可他也好想拉着小陆老师的手说话啊!

    但是,即便是小陆老师此刻就坐在他的身边,他也不敢多瞧她一眼。

    “谢谢凯凯!”

    小胖子秦凯比他爸爸秦勇,无疑要善良可爱多了,这个时候的他还是很纯良的。

    “小陆老师,您有男朋友了吗?”

    王一凡凑在小陆老师边上,轻声问道。

    嘿嘿,羡慕嫉妒死你这个沈老色狼!

    “没有,没有!”

    小陆老师忙不迭地摆手,就好像谈男朋友是一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一样,然后她可能又觉得在学生面前这幅样子实在是太丢人了,很没有身为一个人民教师的威严,就挺直了身板,摆着面孔严肃道,“王一凡,你一个高三学生,不要整天就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还有,你为什么要叫我小陆老师,要叫我陆老师,好不好啦!”

    好吧,说到最后又变成了商量的语气!

    小陆老师是真的很可爱啊!

    可是她自己也好气啊,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

    王一凡心道,要是长大了的姜筱攸有她这么三分之一的可爱就好了!

    “小陆老师!”王一凡假装根本就没听进去,无比认真地道:“男欢女爱是人之常情啊,再说了,您可误会我了,我又没想这些啊,对我来说,现阶段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啊,我之所以问您,是在关心您的个人生活啊!”

    “要你关心啊!人小鬼大!”

    小陆老师撇了撇嘴,在王一凡的插科打诨下,不知不觉间,已经放下了身为人师的姿态。

    “小陆老师,咱给您分析分析,您得听着,您呐,就好比是一颗水灵灵的新鲜大白菜,整个一中里有多少头猪都惦记着呐,还不算学校外面的我不知道的那些人,要我说啊,反正不管您有没有男朋友,您都得说有,最好有人来咱们学校晃一圈,来宣誓一下主权,否则的话,您这颗大白菜,迟早要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猪给拱了!”

    这都是什么比喻啊?

    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

    猪?拱?

    不行了,好有画面感!

    小陆老师忍无可忍,不好明着在桌面上打王一凡,伸手就在王一凡的腰侧间软肉上拧。

    嘶——

    女生的小招数,果然都是大同小异的啊!

    真疼!

    王一凡龇牙咧嘴,用小眼神向小陆老师求饶。

    小陆老师不禁吐了吐舌头,刚刚貌似下手真的有点“毒辣”,看他样子,的确好疼哦。

    不过,回过念头来这么一想,王一凡说的好像还真有点道理。

    但为什么一定要说被猪拱呢?

    画面感,怎么都挥之不去啊!好可恶!

    其实,她好不容易有机会来一中教书,又恰好碰上前任的英语老师怀孕这样一个契机成为了高三班的代课老师,要是教的好,学校方面可能会考虑让她留校的,可不能因为一些其他的私事而给耽误了。

    他可是感受到了,学校里许多相对年轻一点的男老师看她的眼神,不像是家养的猪,好像是长着獠牙的大野猪啊!

    眼睛都绿油油的,好可怕的!

    但是,要找谁来冒充自己的男朋友呢?

    咦,为什么就真的动了这样的念头呢?

    小陆老师瞪了王一凡一眼,歪着脑袋,开始想事了!整个人就这样直直地定住了!

    多可爱的女孩子啊,她才刚刚大学毕业吧?

    既然有缘分认识你,怎么着都不能够让你再遭受生活的摧残和破坏了!

    如果可以,找个人来保护你吧!

    兴许先在她心里埋下一颗种子,在未来某些苦难发生的时候,她不会那么无助。

    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应该对小陆老师,对王一凡他自己来说,也都是最好的方式吧!

    “我代表秦王两家敬一敬各位老师,感谢各位老师几年来的悉心教导,在这最后的两个月的时间里,也拜托各位老师了!”

    几杯酒下肚,秦勇的嗓门随之也就大了起来,他一起身,老师们也不能够再端着坐着,纷纷起身,王跃进自是更慢了一拍,不忘给自己酒杯里满上,真的是满满的,是个实诚人啊!

    “妈,爸看着喝得有点上头了!”

    王一凡轻声跟张亚娟说道。

    张亚娟可能还在心里头算计这顿席的花销,闻言才反应过来,埋怨似地悄悄瞪了王跃进一眼,可也不敢在明面上说他。

    自己是个什么酒量,心里难道就没点数嘛?

    有这么逞能的?

    “还不是为了你这个臭小子!一点都不让人省心!”

    张亚娟没办法,只能转移发泄对象,说这话的时候,是真的有点生气了!

    小陆老师回过神来了,看了眼满面赤红的老王同志,不由地暗暗替他担心,这位家长,好像是真的不太会喝酒的样子。

    一口又给闷了!仰着脖子咕咚咕咚,看着是挺豪气的!

    只是,哎,王一凡好惆怅啊!

    老王同志,你不要那么实诚好不好?

    哪怕是再好的酒量也经不住你这么喝的呀!

    你应该先手一晃,能晃掉一点是一点嘛,最后杯底里再稍微留一点,那不就能少喝很多嘛!

    “各位老师,既然秦叔叔代表了我们两家的家长,那我和凯凯就代表班里面所有的学生,以雪碧代酒,敬各位老师一杯,感谢各位老师对我们的耐心教导,面对调皮的我们,固执的我们,不懂事的我们,不离不弃,坚持到底!”

    王一凡给秦凯使了个眼色,秦凯赶忙也站了起来,老师们颇为无奈,刚坐下去,又只得站起来。

    秦勇代表两位家长,好家伙,这王一凡一句话就把全班同学都给代表了,谁会不给这个面子!

    老叶心道,你这话倒是敢在班里说啊?

    “满饮,走起!”

    王一凡学着老王的样子,仰着脖子,咕咚咕咚把一大杯雪碧全给喝下去了,完了,还打了个非常响亮的饱嗝,逗得小陆老师噗嗤一笑,但马上就又板起了俏丽的面孔。

    秦凯有样学样,喝得比王一凡还要快!

    论起肚量,他还真不怵任何人!

    王一凡冲他比了个大拇指!

    他杯子倒扣在桌子上,下巴微微扬起,看着诸位老师。

    这小子!

    行吧,干了!

    几位老师们挺无奈,真的只能满饮。

    哼,活该,让你们只跟秦勇碰杯,而不跟老王同志碰杯,老王同志实诚,小王同志可是很小心眼的。

    “说起来,秦凯同学的学习,我是一点都不担心的,这孩子不但聪明,而且又努力又用功,这两次一模二模的成绩也在班里名列前茅,反倒是王一凡吧,我一直都很担心啊!”

    面对挑衅,报复随即而来。

    老叶才刚坐下,就把话头引到了两个学生的学习上。

    还给王一凡树立了秦凯这样一个反面典型!典型的踩一个拉一个!

    可他这一说,所有人就都安静了下来,班主任的权威,在这个时候,显露无疑。

    “凯凯能有今天这份成绩,是多赖叶老师和诸位老师的悉心教导!”

    秦勇笑了。

    “叶老师,一凡给你们添麻烦了,但这孩子是没有坏心眼的,也有上进的心思,但有时候,就是找不到好的方法!”

    老王同志说话舌头都有点打结了,难为他能把话说个囫囵,让人听明白。

    “之前我跟一凡妈妈,还有一凡都有介绍过目前的情况,也给出了一两个建议,我还是要强调一下,报考警察学院是现在最好的努力方向!一凡的体格很不错,这方面也是有优势的!”

    “叶老师,我还是想努力一把的,我想去上我理想中的大学!”

    王一凡大声道。

    在有关学习的领域里,王一凡无疑还没有太多的话语权,但他可以充分地表达出他的决心。

    张亚娟闻言,苦笑道:“叶老师,您说的,我们夫妻也有认真地考虑过,这孩子从小性子就执拗,性格上跟他爸爸一样,不太会说话,也许是因为他最近经历过一些事情,已经意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所以现在才想再努力努力,您说,我们这做家长的,总不能打击孩子的信心吧?”

    张亚娟全然站在了王一凡一方,不惜冒着触怒老班叶文权的风险。

    老叶沉吟了一会儿,心里头对王一凡一家子的不识好歹不以为然,但面上还是笑着道:“孩子既然有这份心,当然是很好的,那我就不再提警察学院的事了,接下去,王一凡要好好努力,争取在高考的时候,发挥出你最好的水平!”

    哎,算了!

    破罐子破摔吧!反正只要王宝观这个老王八蛋在年级教务主任的位置上一天,他就根本没有出头的机会!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一凡呐,这事情叔叔要说上一句,叶老师毕竟是带过好多届学生的老班主任了,经验丰富,而且他对你们这帮学生的状况是最了解的,也是能分析出学生未来最好的选择的,未来你要是能考上警察学院,也是非常不错的嘛,虽然工作上会辛苦一点,那也算是捧上了国家的铁饭碗嘛,没准,叔叔以后有事情还要找你帮忙帮忙呢!”

    秦勇不由地插嘴。

    “秦叔叔,警察贪赃枉法,是罪加一等的!”

    王一凡天真无邪!

    “这孩子,瞎说什么,叔叔怎么会做贪赃枉法的事情呢!”

    秦勇被一本正经的王一凡给噎地不轻。

    “老秦,老秦,咱可不兴干贪赃枉法的事啊,大家伙都知道的,老秦叔,多正派一人,整村里老老少少的都敬着他,你可不能给他抹黑!”

    老王同志舌头果然开始打飘了,一边说着话,还一边扒拉着秦勇的胳膊。

    他口中的老秦叔,就是秦勇的父亲,特正派,特固执,特严肃的一老头儿,是村里的老会计!

    秦勇被王跃进说得闹了个大红脸。

    他知道,不管是村子里,还是厂子里,关于他的留言都不少,说什么难听的话的都有。

    他基本上一副懒得辩解的姿态,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他究竟做过些什么,只有他自己最为清楚!

    “老王,你喝醉了!”

    这个时候,他还不好黑脸,只能压着声音说道。

    “不好意思啊,各位老师,还有秦叔叔,我爸是真的不能多喝,一喝多了喝醉了就满口胡话,你们不要当真,我带着他去外面醒醒酒!”

    为什么这么刻意强调,反倒是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呢?

    诸位老师心里头都觉着诡异。

    王一凡哪里去管他们的心思,他还真有点担心老王同志了,索性趁着这个机会把他带离这他并不擅长的推杯换盏,反正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老叶和几位任课老师的态度,且观后效吧,他本来也就没指望他们在这个阶段还会在他身上倾注太多的心血。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