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样的社交场合下,与八面玲珑,笑意盎然的秦勇相比,老王同志的表现就要十分差强人意了。

    但这也无可厚非,秦勇好歹是员工超过500人的大型服装企业的高层管理者,整天都是迎来送往的,嘴皮子和眼力见早就练出来了,要不然,他也得不到老板的信任。

    而对于招待几位高中教师,那绝对是手到擒来、驾轻就熟的。

    叶文权和诸位任课老师,只是淡淡地冲着王跃进点了点头,唯有小陆老师冲着他甜甜地笑了笑。

    在诸多任课老师眼中,王一凡的存在感实在是太低太低,以至于他们一时之间甚至无法将人和姓名完全都对上,自然不好跟王跃进表现得太过热络。

    而对于叶文权来说,秦勇和王跃进二人,孰轻孰重,他作为班主任,心里面则是门清儿。

    此刻,在场面上,任谁看去,秦勇无疑是东道主,而老师们则是东主请的宾客,至于一旁的王跃进,更像是个陪衬。

    李美芳早就迫不及待地拉着秦凯走了上去。

    王一凡悄悄地拉住张亚娟,轻声问道:“妈,怎么秦叔叔一家也一起过来了?这算是谁家请客?”

    张亚娟纳闷道:“这事是你秦叔叔先提议的,他能不来吗?”

    “那咱们家算是陪客?不用出钱?”

    “你秦叔叔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但我们家哪里能占他的这个便宜,还不都是为了你们两个孩子,应该是一半一半吧!”

    “雪莱大酒店在咱们市里可是这个!”王一凡竖了竖大拇指,“可不便宜,您可真舍得?”

    “知道就好,你爸妈为了你的事,可真是下足了血本了,要不再好好努力,辜负我们的期望,非得让你爸把你屁股凑开花不可!”

    哎呦,我的亲娘哎,这个时候宴请老叶他们也就是起个临时抱佛脚的作用,在雪莱这边吃一顿,怎么少说都得2000往上走,待会儿再给几位老师备点小礼品什么的,可老花钱了!

    其实吧,费尽心力,并不能讨好,老叶他们也不一定放在心上,再说了,你们夫妻俩哪里能是那秦勇的对手,分明就是你们出钱出力搭台,给他秦勇唱戏嘛!

    呸,忒能算计!

    要不是对秦勇有着十分充分和直观地了解,王一凡未必能想到这一茬。

    不过,这些话,他秦勇做的,他王一凡却是一定说不得的。

    “快,上去跟老师们打个招呼!”

    张亚娟可没那么深的心思,催促着王一凡道。

    “好嘞!”

    王一凡快步上前,在秦凯还在李美芳的催促下腼腆地叫老师的时候,他已经越过他,双手握住了叶文权的手,很是夸张地上下用力甩了起来,甩得老叶的腮帮子都抖了起来。

    “叶老师,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啊!您今天这一身看着格外帅气有型,有句话叫作什么来着,腹有诗书气自华,我现在算是在您身上深切地体会到了!,帅,帅呆了!”

    老叶愣了好久,今天他穿了一身新式的中山装,特地去店里裁剪定制的,他临出门的时候,照镜子就觉着的确是有那么点民国的那种物理学教授的气质,腹有诗书气自华,形容得真好,被王一凡这么一说,心里还真挺美。

    “哦,王一凡啊,松手,先松手!在抖下去,我肩膀要掉了!”

    明面上,老叶还是要保持几分矜持的。

    身后的诸位任课老师都不由轻笑了起来。

    “王老师,之前听说您老家也是南山镇这边的,这不,我们一家子都是南山镇的,土生土长,待会儿您一定得跟我爸多喝几杯,攀攀关系,没准往上几辈,就是一家人呢!”

    王一凡一把又顺势抓住了语文老师的手,话里说得王老师哭笑不得,但还是郑重地问王跃进道:“一凡家长,待会儿我们好好论论!”

    “好,好,好!”王跃进自是忙不迭地点头。

    “高老师……”

    “小陆老师,您也来了,哎呦,总算是把我们全班男生的女神给请到了,这不得把那一帮子家伙给羡慕死啊,回头够我在班里吹一年牛逼的了!”

    王一凡牢牢地抓着脸颊红红的小陆老师的手不放,话说,小陆老师的手凉凉的,软软的,握着可真不是一般的舒服。

    “胡说八道,哪是什么女神!”

    这个时候,还没有这样的表述方式,太让人害羞了,小陆老师声音轻轻的,倒是没注意到王一凡趁机在占她的小便宜。

    原本还处于众人中心的秦勇被王一凡一屁股给彻底挤到了一边,老师们也因为他的关系,纷纷与王跃进以及张亚娟重新点头致意。

    “臭小子,还不快松手,瞧把你陆老师的手都给握红了!”

    后赶上来的张亚娟在王一凡身后甩了一巴掌,轻声嗔道,这小子吃错药了?一下子这么会说话?

    “哎呦,对不住,对不住,小陆老师,情不自禁!情不自禁了!”

    王一凡哈哈笑道,挠了挠后脑勺,有着大男孩的腼腆。

    小陆老师白皙的俏脸又腾地一下红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学生啊!

    比在大学里见识过的那些臭男生还要夸张,什么情不自禁啊,什么女神啊,太热烈了,但感觉,怎么一点都讨厌不起来呀!

    在王一凡插科打诨下,众人轰笑着来到包厢,分宾主落座。

    秦勇不由地瞪了畏畏缩缩的秦凯一眼,与跟各位老师嘻嘻哈哈的王一凡相比,秦凯实在是显得太过腼腆和安静了,用金平市的土话来讲,一点也不出山。

    但王一凡终归是个学生,不可能总是一直这样越俎代庖,秦勇笑着抢先开场,道:“各位老师,我们上点酒吧,红的、白的、黄的都上一点,各位好哪一口,就喝哪一种,怎么样?”

    叶文权砸吧了一下嘴巴,馋虫上来了,笑道:“那就听秦总的,我好一口白的,高老师和王老师都喜欢绍兴老酒,两位沈老师都喜欢红酒……”

    秦勇笑着跟身边的服务员说道,“红的白的黄的都先各来两瓶,拣你们酒店最好的上!”

    一旁的服务员眉开眼笑的,“好的,秦总,各位稍等!”

    “小陆老师跟我要饮料!”王一凡举了举手,就像是在课堂上发言。

    秦勇这个王八蛋,不坏好心,雪莱可是对外号称有正宗的八二年拉菲存货的,不知道这个时间段卖多少钱来着。

    他还要两支?光是酒钱恐怕都快要上万了!还不定是真的假的呢!

    这一顿饭,老王家得搭进去多少钱?

    他秦勇倒是财大气粗,舍得!

    可对于工薪家庭的老王家来说,那绝对是一笔大钱!

    “陆老师是喝洋墨水的,要不,也来点红酒?”叶文权微微眯着眼睛,看向小陆老师。

    “啊?我不会的,我就来点雪碧就好,谢谢叶老师!”小陆老师忙不迭地摆手,慌乱地拒绝。

    “两位家长盛情难却,多多少少也要意思一下,不然显得我们这些当老师的拿捏姿态,太过清高!”

    这个帽子,对于小陆老师这样的代课老师来说,砸下来可真的有点疼。

    老叶有点不是东西了吧,哪里能逼女同志喝酒呢?

    王一凡最是看不惯在酒桌上用各种手段逼女人喝酒的男人,当然,除了女人自己要喝除外。

    不过,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下,这个劝酒的男人都是不怀好意的!

    这是王一凡的主观认知,虽偏颇,但很男子汉。

    “爸,秦叔叔,你们两个要是欺负小陆老师,我可不答应,全班的男生可不答应!”

    他出言替小陆老师解围。

    “臭小子,我们哪里会欺负你陆老师,敬着她还来不及呢!”王跃进笑骂了一句,对秦勇说道,“老秦,你酒量好,就跟叶老师他们多喝几杯,今天也是难得,我也舍命陪君子,陆老师这边,就让孩子们作陪好了!”

    “叶老师,您看?”

    叶文权点了点头,家长都已经发话了,他哪里还能多说什么,否则针对小陆老师也表现得太过明显了。

    “叶老师,我爸喝一小杯啤酒,脸就一定红的跟猴屁股似的,他今天真的可能要豁出去了!”

    王一凡叫嚷道。

    “臭小子,闭嘴,少说几句吧!今儿个哪来那么多的话!有你这么说自家老子的?”张亚娟在王一凡背上狠狠地拍了一下,心里头万分纳闷,这孩子怎么又变得咋咋呼呼的,跟平常的表现差异也太大了。

    难不成真的是被撞得干脆换了个性子?还是间歇性的?

    张亚娟满面都是担忧。

    不一会儿,服务员真就端上了两支拉菲,滔滔不绝地介绍着它们的价值,心里美着,这一笔光是开瓶费,她就能赚到不少!

    王一凡的嘴角抽了抽!

    还真他妈有啊!

    不过估计应该是假的!

    但架不住人家大酒店敢卖啊!

    王跃进的嘴角也扯了扯,想说点什么,可又不能轻易张嘴,只好看向张亚娟。

    这酒竟然这么金贵?难不成是金子做的?

    张亚娟脸色此刻也是微微泛白,她怎么会想到单单是两支红酒的价格就抵得上好几桌子的菜了!

    早知道之前也就不在秦勇面前逞什么能了,但现在说出去的话,就好比泼出去的水,收回,已然是来不及了,他们夫妻二人也没这个面皮。

    真的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老师们没注意到王跃进和张亚娟一瞬间的脸色变化,凑在一起研究起两支拉菲来,尤其是化学老师沈老师,开始侃侃而谈,“听说一九八二年的拉菲庄园所在的波亚克区北方的天气极好,那一年葡萄酒的产量极高,质量也是极好,受到全世界品酒师的赞誉,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

    “陆老师,听说国内有个无聊的家伙做过一个统计,八二年拉菲的产量预估在三十到四十万瓶左右,可单单是国内从90年开始到现在,卖出的八二年拉菲就已经超过了一千万瓶,您说,好笑不好笑?”

    王一凡凑在小陆老师身边,说道。

    “真的呀?”

    小陆老师眨着一双大眼睛,有点萌萌哒。

    她觉得坐在她身边的王一凡不仅非常有趣,还是一个非常有绅士风度的男孩子,除了一开始紧握着她的手不放除外。

    话说,他刚刚说自己是全体高三十八班男生的女神呢!

    想想就好开心呀!

    也不枉她那么真心实意地卖力给他们教英语了!

    “那也不能说明我们酒店卖的拉菲是假的啊?”服务员急了,小孩子怎么能乱说话呢!

    “我也没说你们的拉菲是假的啊,反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嘛,我不懂酒啊,红酒在我尝起来,其实都是一个味道!”

    “王一凡,那是你真不懂红酒,红酒是要品的!”沈老师高盛莫测,目光偶尔落在小陆老师身上。

    王一凡愣了愣。

    沈老师身材高大,年轻有为,之前是在金平市职高教化学的,由于教学成绩相当出色,带着一个高三毕业班逆袭了,后来就直接被调到了金平市一中,甚至担任了高三十六班的班主任。

    他这个时候跟个孔雀开屏似的,这是对小陆老师有那么点意思?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