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阶段,几乎所有人都认为,王一凡在高考中获得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在这一方面,其实也无可厚非,因为后来事实也证明,叶文权身为一个在教育行业从业多年的班主任的经验是充足的,可靠的。

    在这一点上,王一凡从来都没有怪过老叶,要怪就怪他自己太年轻,不知道何为努力,以至于在人生当中一场极其重要的测试,或者说是重要的一个机遇当中迎来了茫然失败的后果。

    而接下去造成的结果,就是他跟许多同龄人相比,未来的路,都要艰辛许多。

    有些人,对王一凡的态度,是无关紧要,而有些人,是奉劝他要懂得进退和取舍,还有些人,则是一种高高在上的奚落和嘲讽。

    但唯独,王跃进夫妻俩是还想最后努力搏一把的,因为出身农村,学历也仅有初中和小学的两个人都非常明白,无论时代发展到了哪一步,知识,终归是改变命运最为可靠的依仗。

    仅仅是因为这一点,王一凡就不能轻言放弃。

    轻盈地跳上父亲王跃进的那台二八大杠的后座,抱着他的腰,王一凡随口问道:“爸,我妈呢?”

    老王同志头刚使劲儿,一脚就蹬了个空,爷俩差点一起撇地上去,幸好他眼疾手快,撑住了自行车。

    自打病房里王一凡这么一问,这句下意识的话,对老王同志的杀伤力就直线飙升。

    这委屈,该跟谁说理去!

    “你妈去准备张罗请老师们吃饭的事情了!”老王同志定了定神,重新踩上了二八大杠,因为自行车被他保养得极好,车子动起来基本上都没个声响,一阵微风拂过脸庞,让王一凡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

    “请老师们吃饭?谁啊,老叶他们?”

    王一凡完全没有这件事的相关记忆,不由地有些纳闷。

    “是你秦叔叔一家想出来的主意,说是你和凯凯眼看着到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了,就是憋一口气的事了,有机会请老师们吃个饭,让他们多多费心你们的学习,总是没有错的!”

    “哦!”王一凡应了一声,记忆里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后来张亚娟回来的时候没怎么说起过,估计事情不怎么顺利,后来老叶也没有对他有所特殊照顾。

    “那您不去吗?”

    “我啊,你妈委派我先来接你去看看我们租的房子,安顿好之后再去饭店跟他们汇合!”

    “那您干脆也别忙活了,直接去饭店不就得了!我也去蹭个饭啊!你们不会是要把我扔下,两个人去吃香的喝辣的吧?”

    王一凡原先的性子,是极不喜欢凑这样的热闹的。

    但这事吧,他想去跟着瞧瞧。

    “瞎胡闹,我们是去办正事的!”

    “你们跟老师们又不熟,连人怕也认不全,到时候多尴尬啊,我在,至少可以帮你们认认人啊!再说了,我去了,也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还能耽误你们办正事了?”

    “真去?”

    老王同志被说动了,停住了自行车,一脚撑在地上,回头看他。

    “去啊,干嘛不去,凯凯去了没啦?”

    “那我就不清楚了!”

    “哎呀,那您就先带我去啊,要是到时候发现不合适,我就干脆在饭店外面待着嘛,保证不打扰你们就是了!这点,您还不放心我嘛?”

    就这样,老王同志被王一凡说动了,载着儿子就朝着饭店而去。

    “雪莱大酒店!”

    看着面前整栋的淡灰色的欧式建筑和那屋顶上金光闪闪的大招牌,王一凡瞅了眼正在酒店保安人员指挥下停放自行车的王跃进,“可真舍得下血本啊!”

    “嘀嘀!”

    身后传来一阵小汽车的喇叭声,王一凡回头一看,一辆奥迪小轿车闪着大灯,正慢悠悠地跟在他的后面。

    他往前走了几步,让开道路,小车就缓缓向前,在他边上停了下来,后车窗摇了下来,一个圆乎乎的脑袋伸了出来,招着肉乎乎的手,道:“一凡,一凡!”

    “一凡也来了啊,你爸人呢?”

    驾驶位上的中年男人笑着问道。

    “秦叔叔好!”王一凡点了点老王同志的位置。

    秦勇看过去。

    “哎,你说老王这人,我都跟他说了,一道去学校接你,他非不要,自己骑个车大老远地赶到学校接了你,然后又跑来雪莱,少说要一个小时以上,累都累的够呛!”

    这话王一凡没法接,只好笑了笑。

    “好,那先这样,我去把车停好,一凡呐,我们待会见!”

    “秦叔叔再见!”

    天还亮着,奥迪车炫耀着它的大灯,慢慢地开走了。

    王一凡和王跃进来到酒店大厅的时候,张亚娟已经和一个衣着靓丽的女人坐在一起聊着天了。

    边上的沙发里还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就是刚刚驾驶位的那位秦叔叔,他一身灰色西装,头发用发胶抹的一丝不苟、乌黑发亮的,他搭着二郎腿,脚上一双黑色锃亮的皮鞋,双手扶在沙发臂上,看这副卖相,很有几分气场。

    “老王,来,坐,包厢我已经定好了,我们现在呢,就先在大厅里候着几位老师,也表示一下我们家长对他们的尊重!”

    他伸手点了点旁边的位置,示意老王同志坐下。

    王跃进今天一件灰色的偏皮质夹克,一条黑色西裤,搭上一双闪亮的黑色皮鞋,看的出来,也是精心收拾过的。

    但应该是由于长时间地骑自行车的关系,此刻裤管上沾上了一些灰尘,发型也是乱糟糟的,与秦勇坐在一起,就失了许多颜色。

    至于张亚娟,本身就是个十分朴素的人,印象里,老张同志的造型几乎是十几年如一日,一成不变,更不好与衣着靓丽、打扮时髦的凯凯妈妈相提并论了。

    秦凯是个圆乎乎的胖子,一眼看过去,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圆,连他挂在肉呼呼的鼻梁上的眼镜也是圆的,他一身宽大的运动装,也遮掩不住他如同水桶般的身材。

    “一凡,你今天一整天都好忙的样子,我都来不及跟你打招呼!”

    凯凯殷勤地往沙发边上挪了挪屁股,给王一凡让开了一个“可观”的位置。

    王一凡没坐下去,笑道:“得了,你一门心思都在学习上呢,哪有功夫搭理我,不过,你今天倒是早点跟我说啊,我也好搭秦叔叔的车子,省的我老爸这样来回折腾了!”

    “我本来以为你不来的!”

    凯凯不好意思道。

    秦凯和王一凡不但是同班同学,还是打小一起长大的邻居,两个人的关系处得算是不错。

    只是秦凯一直都是胖乎乎的,运动神经非常差,基本上到了高中就和王一凡玩不到一块去了。

    他是那种属于努力型的学霸,能钻研,也能吃苦,听说晚上有时候会学习到凌晨一二点,但他自己是坚决不承认的。

    李美芳(凯凯妈妈)一边和张亚娟说着话,一边打量王一凡和秦凯,虽然非常不愿意承认,但王一凡一米八的大个子,高高瘦瘦的,眉目随王跃进,长得很是清秀,儿子秦凯坐在他边上,实在是卖相差出去太远。

    不过,光有卖相又有什么用,说来说去,还是草包一个,念书念不出来,到时候考不上本科,未来还是个干苦力的,比起自家儿子来可是差远了。

    这般想着,李美芳脸上的笑意就更加丰富了一些。

    “一凡,听你妈妈说,前一阵子你见义勇为,奋不顾身地救下了一个小姑娘,自己却给狠狠地撞了一下,小子,可以啊,有胆量也有气魄!”

    秦勇竖起大拇指,不吝赞美之词。

    “秦叔叔过奖了,正好是凑巧的事情,事后我妈还教训我说,凡事都要量力而行,不能光为了做好事就不顾自身的安危,这不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别人的不负责任!”

    王一凡并不想在这件事上做太多的文章,不然的话,会让人觉得是他们家是在刻意地大肆宣扬。

    “老秦,你也是的,孩子们年纪都还小,就别给他们灌输你那大男子主义的一套,首先要注重自身的安全!其次才要考虑好人好事!”李美芳看向秦凯,板着脸道,“凯凯,你听到了没有,你的身体素质跟一凡比差远了,不要脑子一热,就去做些你做不到的事情,知道吗?”

    秦凯正羡慕地看着王一凡呢,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大多数时候都有一颗侠义之心,只是一听到李美芳的训斥,他不禁下意识地就低下了头。

    “知道了,妈!”

    王一凡笑呵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凯凯,回头每周下午活动课的时候你干脆跟我一道吧,多锻炼锻炼,要不然你这身子可真够呛!”

    “真的啊?”秦凯抬起了头,眼神里多了几分热切,“可是,篮球队的那些人……”

    “有我在呢,怕什么!你跟着我混就是了!谅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王一凡把胸脯拍地啪啪作响。

    “不行,一凡呐,这么关键的时候,可不能再到处瞎玩了,要把握好每一分每一秒的宝贵时间,你们现在学校下午还安排活动课了?”

    李美芳一脸不可思议。

    “阿姨,***都说过,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因为是高三的关系,班级里的体育活动已经减少了很多了,老师们都是鼓励我们积极参加的!”

    李美芳不说话了,就是瞪着秦凯。

    “我觉着我还是在教室里好好学习就好了!反正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了!再坚持坚持!”

    秦凯迅速改变了立场!

    “哎,对了,这才是好孩子嘛,等你高考好了之后,妈妈给你报一个游泳班,这么长暑假,有你锻炼的时间,妈妈可都是为了你好的!”

    李美芳见儿子没被王一凡带歪,放下心来,拍了拍张亚娟的手背,轻声说道:“亚娟,你也记得跟一凡好好说说,有些事情孩子自己心里要有数,他这个成绩,哪里还能浪费这么紧张的时间,我们费尽心思,请老师们吃饭,孩子们的态度也一定要端正起来,不然,我们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我知道的,我一直都有督促他的!”

    话是好心,忠言,张亚娟点头应和。

    两家子说话间,酒店门口,在叶文权的带领下,高三十八班的一众任课老师都走了进来,小陆老师跟在最后面,东张西望的。

    秦勇已经当先站了起来,远远地就朝着叶文权伸出了手。

    “叶老师,各位老师,欢迎欢迎啊,感谢各位老师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给我这个机会请诸位吃个便饭!”

    “秦总太客气了!是我们叨扰了!”

    叶文权脸上笑容极盛,不远处的王一凡几乎能看到他嘴里的后槽牙。

    张亚娟冲着王跃进使眼色,王跃进后知后觉,赶忙也站了起来,快步上前,“欢迎各位老师!”

    “我给各位老师介绍一下,这位呢,是王跃进,王一凡的家长!”

    秦勇站前了一个身位,转身向各位老师介绍着王跃进,俨然一副以他为主的派头。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