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筱攸戴着王一凡大号的围裙,麻利地在厨房里忙来忙去,臭丫头虽然从小娇生惯养的,但并没有养成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脾性,心灵手巧,做的一些面食,更是一绝。

    不过,等她端着碗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哪还有王一凡的影子。

    这可把原本就忧心忡忡的丫头给差点急哭了。

    一辆白色宝马X1在沪市宽阔的街道上疾驰,王一凡双手握着方向盘,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去哪里。

    他的脑子里依旧还是一团乱麻!

    他不是很理解,在他和陈霞的这份感情里,他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以至于陈霞会选择背叛这份感情,甚至是用一种刻意隐瞒的方式。

    他首先想到的,其实是反省自身。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都还是想看看,去证实姜筱攸的话,也好让他自己彻底死心。

    车子不知不觉地就已经停在了陈霞的工作单位的门口,一直以来,陈霞都不太愿意他出现在这里。

    坐在车里,他打了陈霞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通了。

    “喂,亲爱的,你在干嘛呢?”

    王一凡的声音很平静,听不出一点其他多余异样的情绪。

    “上班呀,怎么这个时候想起来打给我电话了?你在那边已经忙好了?”陈霞糯糯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没有,我还在转道深城这边,就是有点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

    “肉麻!”陈霞娇嗔了一句,随即又严肃道,“我现在正忙着,晚上的时候再给你打电话,你好好出差,好好工作,别分心呐!”

    王一凡来不及多说,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挂的可真快!

    他低头快速地在手机通讯录里翻找,他记得他存过陈霞公司的电话。

    “喂,你好,请问是博美医疗吗?”

    “您好,这边是博美医疗器械有限公司,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您好,找一下贵公司的财务陈霞,请问她方便接下电话吗?”

    “您找陈霞姐啊,她今天请假了,请问您是?”

    “哦,我是她表兄,找她有点事,她手机打过去总是占线!麻烦您了,那我再打打她电话!”

    王一凡脑袋磕在方向盘上,他的思维在这一刻突然又重新变得敏锐起来,似乎在一团乱麻里找到了那个窜出来的线头。

    宝马X1再次离弦般蹿了出去。

    王一凡刻意地将车子停地稍微远了一些,默默地注视着陈霞租住的公寓楼,她的那辆红色代步小车就停在她的车位里。

    他就坐在车子里等。

    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是姜筱攸的号码。

    “哥,一凡哥,你跑哪里去了啊?”臭丫头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急切的哭腔。

    “我就在陈霞的公寓楼下面!”王一凡将座椅放倒了一些,这样从他车前经过的人更不容易注意到他,他语气很平静,似乎已经从打击中回过味来了。

    “捉贼拿赃,捉奸捉双!”

    王一凡这话一出口,电话那头语速一度越来越快的家伙突然住了嘴。

    “哥,祝你马到成功!”姜筱攸变了语调。

    王一凡:“……”

    “哥,我告诉你哦,那个男的我仔细看了的,长得可丑了,脸长地跟驴一样,眼睛还特别小,特像一个演员,我就是叫不出他的名字来,比起你来,可差远了!”

    姜筱攸说着说着,觉着好像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哎呀,不管了,听一凡哥的情绪,貌似没有什么寻死腻活的冲动,真好,果然是我认识的那个一凡哥。

    “姜筱攸,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王一凡黑着脸,差点就冲着电话吼了。

    “啊?”

    姜筱攸觉着手里头戴着漂亮手机壳的苹果手机一下子跟个滑不溜丢的泥鳅一样,差点掉地上。

    一阵沉默。

    姜筱攸突然小声嘀咕道:“我这,不是怕你说我居心不良嘛,本姑娘光明正大,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就是觉着不到时候嘛!再说了,女人的第六感是很准的呀,陈霞以前的一些表现,很不正常的啦!”

    不将奸情的萌芽扼杀在春分时节,反而是让它继续茁壮成长?

    王一凡差点骂娘,但回头想想,感情这档子事,一旦有了苗头,一旦有了第一次,就再也回不到原来了。

    “我真谢谢你啊,姜姑娘!”

    重音自然而然地加在了谢谢两个字上。

    “哥,你可一定要成功啊!我今后的幸福生活可就全指望你今天这事儿了!”

    姜筱攸在电话里继续唯恐天下不乱。

    “你一个姑娘家的,能不能有点矜持?”王一凡早已经无力吐糟。

    “王一凡,你个没良心的,本姑娘哪里不好了,不就是胸小屁股也小点嘛!”她声音稍稍弱了一下下,但随即嗓门又大了起来,“你不知道女人还有很多次发育机会的吗,投资,投资你懂不懂?本姑娘是潜力股,也不知道你哪只眼睛瞎了,看不上我?本姑娘打小就那么优秀,也就是你,不然早把你眼珠子给抠下来!”

    臭丫头都有点歇斯底里了。

    王一凡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咱俩不合适!”

    “你跟那个陈霞就合适啊?从开始认识我就瞧不上她,谈个恋爱就像是菜市场买菜似的,哼……”

    王一凡知道,这话,臭丫头也是在骂他,骂他计较太多,又顾虑太多。

    “呜呜呜,我不就去外地上了个大学嘛,回来你就被陈霞给抢走了,你忘了小时候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了吗?”

    怎么又提这茬?

    王一凡一脑门的黑线。

    “反正我不管,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一口唾沫一口钉,是陈霞先对不起你的,你要对我负责任!”

    这到底又哪跟哪儿啊!能不能有点思维逻辑性!

    姜筱攸的神经线一直是王一凡所不理解的,他索性闭嘴不说话了。

    还别说,因为姜筱攸这一通电话,他心里头的一些负面的情绪着实是消散了不少。

    “你别不说话就以为能蒙混过去,王一凡,你给本姑娘听好了,我真心真心祝你捉奸成功,你也不要难过伤心,本姑娘给你当垫背,哦,不对,当后盾,陈霞不要你,本姑娘要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改明儿我就去好好地练练屁股,保准你喜欢!我就不明白了,那种大磨盘子,有什么好看的,偏偏你们这些臭男人都喜欢!”

    这他妈什么跟什么啊!

    王一凡简直抓狂,95后的闺女都这么凶猛的嘛?

    “你等着,哼!”

    王一凡没来得及回应,姜筱攸那边就已经按掉了电话。

    他自嘲地摇了摇头,却没有太多的心思去想这个姑娘突如其来直面无比的态度,两个人差着七八岁呢,而且那姑娘的心思,无非是个“小女子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的概念。

    他还没有自恋到认为姜筱攸这样的姑娘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他,才这样义无反顾。

    姜筱攸挂了电话,长长地松开了一口气,她现在可以确信,王一凡没有事情。

    但很快,她又像是握着只烫手的山芋似的把手机扔了出去,这姑娘又一个飞扑,还好勉强把手机一拳给击飞到了沙发上,差点掉地上。

    “要死了,要死了!”

    姜筱攸趴在沙发上,脸深深地埋在沙发里,耳朵根子已经红的都有些发紫了。

    “不要脸,臭不要脸,姜筱攸!”

    “啊……”姜筱攸两手抓着头发,抬起脚不停地扑棱着,就像是只顾着埋头,不知道换气的自由泳运动员。

    突兀地,她又神经质地坐了起来。

    整张俏脸都已经憋得通红。

    “嗯,反正我是为了给一凡哥加油打气,反正该说的话都已经说了,反正他又不是不知道我的心思,反正……反正……”

    姜筱攸反正半天也没反正出来。

    然后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呆呆得,一会儿又开始傻笑,一会儿又哭丧着脸,别提有多变化多端了。

    突然地,她在客厅的冰箱上头发现了一闪一闪的一个小红点。

    姜筱攸抬着屁股,沿着沙发慢慢地挪了过去。

    “咦!这是什么?”

    她更凑近了些,高高的冰箱上是一小只奶白色的塑料小兔子,红红的眼睛一闪一闪的。

    “摄像头?”

    姜筱攸惊叫一声,一把拔了小兔子屁股后面的数据线,动作无比麻利,“什么时候装上的?”

    姜姑娘刚刚淡下去的脸庞腾地一下子又红了,刚刚她自言自语,莫不是全部被拍进去了?

    要不要摔了?

    摔了算了!

    率性可爱的姜姑娘,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啊!

    可是,小兔子怪可爱的,它没犯错啊!

    会不会已经上传到云端了啊?

    姜姑娘彻底愣住了,可爱个鬼啊,一闪一闪的,明明很诡异!

    她看了看窗口,想把小兔子给扔出去,一了百了!

    想想还是算了!

    高空抛物!砸到人了可不好!

    姜姑娘呆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一凡不知道他家里的室内监控小兔子的命运在短短几分钟之内已经是几度坎坷,这个时候,他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宝马X5停在了他一直关注着的公寓门口,一个男人从驾驶位上小跑到副驾驶,殷勤地打开了车门。

    陈霞从车子上下来,顺手搭在男人伸出来的手上,还顺势拍打了他一下。

    男人侧着脸亲了她一下。

    陈霞满面娇羞,双手牵着男人的手,撒娇似地摇摆着。

    王一凡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幕,他发现现在的自己平静地有些可怕。

    他甚至掏出了那台华为手机,镜头拉大拉大再拉大。

    咔擦咔擦!

    王八蛋,有本事你就把头转过来!

    男人凑在陈霞耳旁说着什么,脸上的表情有点贱,陈霞娇嗔地跺着脚,眸子里的目光都快要化掉了。

    王一凡的目光却硬的都能刺破苍穹了。

    这男人的脸果然很长,侧脸线条就看得出来!

    不过,王一凡依旧没看到他的正脸,很快,男人女人重新坐上了X5,转头又出了小区。

    这是要干嘛?

    王一凡来不及多想,放下手机,默默地开车跟了上去,因为陈霞认得他的车,所以他实在是不敢跟得太近。

    但没一会儿,X5就驶入了一家商务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王一凡愣愣地看着酒店门口的巨大招牌,觉得格外刺耳,对着空气骂了一句,也驶入了地下停车场。

    “呸,我操他妈的,狗男女!”

    他停地有些远,继续拿起手机拍个不停!

    “邹文斌!”

    那个男人总算是对着王一凡的方向了,他这时候才注意到,那个男人,他认识!

    他几乎是没有忍住,差点就冲下车去,想把这个王八蛋给揍一顿。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