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急促响亮而又富有节奏的拍门声突兀地响了起来,王一凡都替拍门的人感到手疼,他在床上默默地翻了个身,把被子一整个蒙在头上,敲门声也骤然轻了些,整个世界仿佛又再一次清净了下来,他继续呼呼大睡。

    他昨晚凌晨刚下的飞机,从机场到家几番辗转,已经三点多了,睡意正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卧室里的窗帘被拉开了,阳光直射进卧室,一下子明亮起来,王一凡却突然感觉到身上微微一凉,睡意便已然去了一大半。

    他揉了揉依旧发酸的眼睛,下意识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朦胧间,一个高挑的身影站在他的床尾不动,即便是此刻视野里都是模模糊糊的,但他也已经猜到来人是谁了。

    “臭丫头,你是怎么进来的?”

    王一凡知道自己睡不成了,继续揉眼睛。

    面前的人没半点回应,而他总算是把被睡意支配着的眼睛给彻底打开了,然后就看到面前的臭丫头直勾勾地盯着他身上瞧,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王一凡随手抄起放在床头柜上的衣服,遮盖在自己身前,郁闷的表情像极了被看光了的可怜虫。

    “看什么看,问你话呢,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王一凡气急败坏道,任何人都是会有起床气的。

    “一凡哥啊,真是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腹肌啊,还是六块哦,已经很不错啦!”王一凡分明听到有口水吸溜的声音。

    “小女流氓!”王一凡黑着脸轻骂了一句,早已是见怪不怪,麻利地穿好衣服裤子,指不定这个臭丫头到底是在看哪里。

    “女流氓就女流氓啊,但为什么要加个小字?你看不起人啊?”

    臭丫头不开心了,挺了挺她胸前的不知道几两肉,一副你仔细掂量掂量用词的样子。

    王一凡站起身来,手指头点着她的额头,将堵着门口的她给推开,不说话,只是微微撇了撇嘴,眼神里的意味不言而喻。

    臭丫头往后退了一步,然后又紧紧地跟了上去,嘴里叫得十分亲热,道:“哥,哥,你最近是不是偷偷地跑健身房去了,没几个月前我还摸过你肚子呢,肉呼呼的,怎么没几天,就旧貌换新颜了呢?其实吧,大肚子也没什么不好的!”

    王一凡走进卫生间,她也跟了进来,他接了杯水,漱了漱口,回头看了她一眼,见这个臭丫头左手拎着好几个袋子,里头装了好些个蔬菜和水果,还是脱口而出继续问道,“别老是岔开话题,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我可是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是锁了门的!”

    臭丫头见避不开这个话题了,俏丽的脸上露出一副十分可怜兮兮的表情,嘟着嘴道:“上次过来你家的时候,我突然间有了个不成熟的想法,就拿了点橡皮泥拿你的钥匙印了一个,没成想,那师傅手艺不错,真给打出来了,今天就派上用场了!”她见王一凡脸上的表情哭笑不得,忙抬起手道,“我刚才敲门的时候,手都拍的红了,你也不开门,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王一凡心里虽然感动,但依旧伸出手,摊在她面前,示意让她把钥匙交出来。

    一个红红的苹果出现在王一凡的手心里,臭丫头嬉皮笑脸的,眉眼都弯弯的,还真是让人无法生气。

    “姜筱攸,你好歹也是个大姑娘了,没事别成天往我这里跑,成什么体统?”王一凡板着脸说话,心想着这么种相处模式也不是个事,但想来过段日子,也差不多是个头了。

    “是不是那个霞姐又说我什么了?”

    臭丫头将手里的袋子扔在餐桌上,在王一凡的面前坐下,一副摆开架势要谈判的节奏。

    “你也知道你霞姐的性子,看你这么一漂亮大姑娘整天围着我转,她能不生气嘛!”

    王一凡避重就轻,其实陈霞对姜筱攸的观感一直是非常非常差的,一说到她,这女人跟个爆竹一样,一点就炸,嘴里也是没一句好话。

    所以,他一直避免陈霞与姜筱攸之间见面,一见面,两人阴阳怪气也就算了,真掐起架来,王一凡绝对是劝不住的。

    陈霞是他的女朋友,谈了四五年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算是不错,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王一凡打算跟她定下来。

    感情这档子事,认定一个人,决定一辈子就是她了,其实并不容易。

    王一凡觉得,他跟陈霞,也算是水到渠成。

    “一凡哥,那个霞姐性子实在是太急了,而你性子天生又慢,跟你一点都不配的,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我?”臭丫头一边看着王一凡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

    王一凡板起了脸,教训道:“又来瞎胡闹,再胡说八道,我可把你给请出去了啊!”

    “哎,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吧,你快点洗漱,我给你做饭吧!”

    臭丫头起身,表情里满是欲言又止。

    王一凡没注意到她的表情,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等会出去找你霞姐一起吃个晚饭,这次回来,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倒是你,鼻子挺灵,闻着味儿就过来了!”

    他瞅了眼摆在客厅角落里的旅行箱,满意地点了点头。

    臭丫头走向厨房的脚步一顿,咬了咬牙,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又回转站到王一凡的面前。

    王一凡的视线正好与她胸口齐平,咦,这丫头,最近貌似发育了哈!

    二十五六岁的年纪,老天爷终于开眼了,该长的地方开始长肉了哈。

    王一凡真是替姜筱攸开心。

    这丫头其实什么都好,身材高挑,尤其是两条大长腿,跟个圆规似的,笔直得狠,有时候夏天里穿短裙或者是短裤的时候,总是让他看得脸红心跳的。

    至于颜值,那是更没的说,清纯靓丽,完全符合王一凡的审美,唯一可惜的就是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这年纪了,还跟十七八的花骨朵似的,没长开。

    当然,以瘦为美的年代,姜筱攸依旧是绝顶个的大美女。

    至于王一凡跟她之间的缘分,那倒是说来话长了。

    总而言之,两个人的关系,处得差不多跟兄妹似的,当然,这是王一凡觉着,似乎姜筱攸不这么觉着。

    目光一会儿坚定,又一会儿摇摆的姜筱攸完全不知道她面前的她的一凡哥此刻的思维已经完全跑偏了,甚至在为她的“二次发育”而发自内心的开心。

    由衷的!

    她已经快纠结死了!以她的性子,根本不可能把看到的当没发生一样。

    但要不要说,该不该说,要是看到的,和她猜想的不一样,一凡哥又会怎么想她?本来她在一凡哥和那个霞姐之间的感情里扮演的这个角色就并不那么光鲜伟岸。

    不行,要说!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一凡哥吃亏,哪怕是他对自己产生误解。

    臭丫头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壮士味道。

    “一凡哥,我有事跟你说!”

    王一凡发散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臭丫头脸上无比复杂的表情,抬头看了看她,“说吧,我听着呢!”

    “我说了,你可千万不能急!”

    “你不胡说八道就行!”王一凡瞪了她一眼,这丫头在他面前一向口无遮拦。

    “那我说了啊!”

    “你什么时候这么婆婆妈妈了,那个英俊潇洒率直可爱的姜筱攸走丢了?”

    王一凡笑呵呵的,那言语刺她。

    指不定又是什么神经的事情。

    可姜筱攸却笑不出来。

    “一凡哥,这几天,我工作室那边不是正好有几个客户要接待嘛,上午小胡没空,我就亲自去酒店接的客户!”

    “说重点!”

    姜筱攸开了个服装设计工作室,不过,生意惨淡,到了现在还在往里面贴钱,不过这丫头家里条件还算是不错,这点小钱,倒也经得起她折腾。

    这一点,王一凡是知道的。

    “哦哦!”姜筱攸忙不迭地点头,“我接客户的时候,在酒店大厅等,就正好看到霞姐挽着一个男的手从酒店里面往外走,大早上的……”

    啪!

    姜筱攸没说完,就被吓了一跳。

    王一凡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发出很大的声响。

    “姜筱攸,平常你开玩笑也就罢了,这种事也是能乱说的!”

    姜筱攸被吓坏了,他从来没见过王一凡发这么大的火,就好像彻底被点燃了的一支炸药桶。

    “真,真,真的,哥,我不骗你,但,但,我本来打算,不,不说的,可,可……”

    臭丫头被吓得说话都结巴了。

    王一凡之所以发这么大的火,跟他平日里的性子全然不同,那是因为此刻他真的有点慌了。

    因为他非常了解姜筱攸,虽然这个丫头平常在他面前一向都是口无遮拦的,但绝对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胡说八道,这事情很可能是真的。

    手挽着手,和一个男的,大早上的,从酒店里出来。

    一副画面迅速出现在王一凡的脑海里,让他暂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姜筱攸的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本不想说的,还想在王一凡面前装着跟往常一样,只是,她不能帮那个陈霞瞒着,当然,这里面,也有她那么一点点的小心思,不足为道。

    只是那么一丢丢,姜筱攸在内心里跟她自己说。

    本来是想着要求婚的。

    工科男的求婚没有浪漫的仪式感,但却诚意满满。

    王一凡的视线再次转向那只旅行箱,这一次他特地把一个客户维修的单子转给了亲近的同事,转道去香港买了钻戒,一股脑儿地也买了好多礼物。

    “一凡哥!”姜筱攸这个时候其实很想说一句,有可能是她看错了,但她说不出口,因为当时她真怕是她认错人了,还悄悄地在暗地里跟了两个人一道儿,别说是陈霞她看得真切,哪怕是那个男的现在站在她的面前,她也一准能认出来。

    她才不管陈霞怎么样,那个女人她一直都看不顺眼,她配不上一凡哥,只是,她现在担心王一凡受不了这个打击。

    王一凡看了她一眼,“没事,别担心,筱攸,要不,你先回去吧?”

    “不,我不放心!”

    姜筱攸还真不放心,因为王一凡从来没叫过她筱攸!

    “有什么好不放心的!”王一凡苦笑一声道,“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要去面对的!”

    “那,那,一凡哥,我帮你做饭好不好?你才回来,肚子一定饿了!”

    臭丫头的表情里,满是企盼。

    王一凡盯着她看,他一度在想,是不是因为这个臭丫头,才让陈霞背叛了她?

    不对,不对,现在还不能够完全去怀疑陈霞!

    有可能是臭丫头看错了,也可能是陈霞那边的亲戚,总是要听一听,看一看的。

    “那麻烦你了,筱攸,我先捋一捋,有点乱!”王一凡撑着额头。

    他确实是心乱了。

章节目录

那年他十七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老王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王牛并收藏那年他十七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