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张乐,少在这装,上次就是你运气好,要不是小爷的氮气装置出问题了能让你赢了!”何哲挑着眉头开门下车,嘴边挂着嘲讽,不咸不淡的就是怼了回去!

    “哟,还不服气,那行,今天有胆子咱再跑一圈儿?”张乐抱着肩膀对着何哲挑衅,何哲听这话却是呲笑出声!

    “就这破场地在就玩儿腻了,我小叔新开了家俱乐部,里面有专门的a级赛车场,怎么样,敢去跑一圈么?”妮维雅?纳西摩尔是谁,以一己之身重振破落家族,建立英格兰金字招牌的妮维雅商会,连财政大臣见了都要巴结伊丽莎白女王都要哄着的人物,莫尔斯垂涎妮维雅商会的财富都不敢明面上动手,如果不是遇刺受伤需要回家族封地修养,妮维雅在波多克的地位占据上层高阶贵族绝对无人撼动!

    康坦丁不过是北方贫穷的小贵族,和纳西摩尔家族那样的庞然大物根本完全不能相比,德里克此时见到冷君临心中暗骂一声倒霉,一时间却是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心中倒是为难了起来!

    对于众人的注视冷君凌神色坦然,微微歪着头看向德里克脸上便是带了一丝笑容:“德里克爵士,这样粗鲁的对待一位贵族夫人实在是太失礼不是么?”

    “我向你道歉,夫人,请原谅!”德里克眼角一抽,立刻弯腰向安娜夫人行了一礼!

    冷君凌简单的一句话德里克便是收起了自己的嚣张态度,变化实在是太过突然,让周围的人都是有些摸不着头脑,等到安娜夫人微微仰起头,德里克才是直起身子!

    “妮维雅女爵,听说您因为受伤需要静养一直在纳西摩尔封地,在这见到您真是意外!微微眯起眼睛,德里克脸上虽然带了笑容眼底却满是审视,对于这位女爵虽然不能轻易得罪,但是德里克也不想就这么失去自己的威望!

    冷君凌微微扬起下巴:“太无聊了,出来走走!”

    任性的回答让德里克嘴角忍不住一抽,用手摸了摸鼻子神情有些阴郁,过了几息才是开口说道:“恕我失礼女爵,我今天来这里是奉莫尔斯国王的命令前来征税,平民每人必须交三十个金币,贵族每个家族成员两万,康坦丁家族如果违抗国王命令,当以叛国罪处死!”

    冷君凌听这话心中冷哼,莫尔斯这混蛋绝对是想钱想疯了,平常三口人家一个金币就是三个星期的花销,三十金币就是一年的收入,而对于这些最低等的小贵族来说,两万同样不是个小数目,更不要说这些年来狮心王征战不断民众就一直承受着高额的税款,而莫尔斯一继承王位却比他哥哥还要凶残贪婪,这么多年来小贵族和平民们本来是就是苟延残喘勉强度日,没有喘息的时间又哪来那么多的金币可征收?

    不过冷君凌今天可不是来和德里克开战的,英格兰马上就要有一场更大的战争,德里克的这些铁皮罐头还有真正的用处,妮维雅的愿望是陪在家人身边平安度日,冷君凌因此并不打算来场政变!

    所以冷君凌抬高了下巴,语气轻松却带着一丝高傲:“清点人数,报个数目上来,康坦丁所有的征税我来出!”

    冷君凌此话一出周围民众吃惊便是窃窃私语起来,但丁看着妹妹一愣,冷君凌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既然女爵开口,我自然听命,您稍等!”德里克神色快缓和,谁不知道面前的冷君凌根本就是一头肥羊,能从中捞到不少好德里克自然有了好脸色!

    德里克下了命令,两个其实立刻驱赶着人群清点数目,连尚在襁褓的婴孩都没有落下,此次是在他们眼中面前的这些平民那里是人,根本就是会行走的三十个金币啊!

    不到几分钟的功夫骑士来到德里克身边,悄悄在他耳边报了个数目,德里克面无表情,听完之后来到冷君凌身边便是开口:“女爵,康坦丁封底一共要交七万金币,以您的家族要交上三万,一共是十万金币!”

    十万金币!

    周围人惊呼,康坦丁的人口不过两百来人,加上康坦丁家族的多威爵士和安娜夫人也绝对不到五万金币,德里克这明显是在讹诈!

    “可以!”冷君凌云淡风轻的回到,甚至没有皱一下的眉头!

    妮维雅那一世死前被**遭受百般折磨凌辱,最后被砍下头扔入燃尽整个康坦丁封底人民的大火中烧成灰烬,如今不过十万金币就能改变这一切,冷君凌并不觉得昂贵!

    冷峻凌自然不会随身带着十万金币,这些金币足够装满两个大箱子,拿出羊皮纸写下信件盖上私章和火漆封印,冷君凌便把它递给了德里克:“去波多克,任何一家妮维雅商会都能够兑换!”

    “您真是太慷慨了女爵!”德里克拿到信件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态度顿时大变,对着冷君凌恭敬的行了一礼,便命令骑士集合相当干脆的带着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康坦丁!

    而正在冷君凌被感激的村民围住的时候,多威爵士却被郡督死死的挡在了府邸的院子中,看着围住自己的十多个壮汉多威爵士阴沉了一张脸,碧绿的眸子染上了一层杀意!

    “多威爵士,还是老老实实的把钱交出来,你听,村子里是不是已经有尖叫声了?”郡督盯着多威爵士,对于爵士的冰冷目光毫不在意,他此时心里可是惦记着康坦丁家族的那些钱财,虽然不够交征税,但是足够他拿着再换个地方逍遥几年,趁火打劫,郡督做起来却是毫无愧疚感!

    “马上滚开,屋子里的东西任你们拿,不要再耽搁我的时间!”

    “唔,顽固的老混蛋!”郡督咒骂了一声!

    “你屋里那些个破烂能值几个钱!”

    多威爵士见着郡督纠缠不休耐心早就用光,此时也懒得废话,一提手中的双手大剑猛

    地就向着周围包围自己的大汉们砍了过去,勇猛刚劲,带起刀风吓得几个大汉心中一颤立

    刻弯身躲避,几个来回抽出长剑就向着多威爵士刺了过去!

    偷袭,躲闪不及,细长的长剑立刻扎进多威爵士的后腰!

    “父亲???????????”赶来的安娜夫人见此一幕尖叫出声,一道厉光闪过,尖锐的

    箭头急射入郡督的右眼直接穿出后脑,郡督当场没了气息向后倒去,收起弓箭的但丁和冷君

    凌上前一把接住没有了支撑的多威爵士!

    “唔,小狮子,我好像真的老了!”碧绿的眼珠光芒暗淡下来,握住压着腹部伤口处冷

    君凌的手多威爵士还想扯出一丝笑意,奈何伤势过重,还未等再说些什么便是直接昏迷过去!

章节目录

快穿之气运剥夺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古凌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凌野并收藏快穿之气运剥夺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