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这不是在批评自己的女儿,而是在嫌弃他封行朗的手脏呢?!

    没能摸到小安安脸颊的封行朗,似乎有些不甘心,便再次伸过手去……

    小安安见这个坏伯伯又把不爱洗的手伸了过来,她立刻把自己的小脑袋歪到了一边。

    “亲爹,你不要摸安安啦!安安不喜欢别人摸她的!”

    封虫虫小朋友立刻上前来替安安护住了小脸蛋。俨然成了一个称职又诚挚的护花使者。手伸都已经伸过去了,要是不摸点儿什么,这大总裁的面子实在有些挂不住;见小儿子反对得如此激烈,封行朗的手便改了方向,朝丛刚的脸颊摸去……还报复性的在他的

    腮帮上用力的狠捏了一下!

    有那么点儿‘你纵容你女儿咬我,我就捏你’的报复心理。

    丛刚是真没想到封行朗会报复式的捏他脸颊,真够幼稚得可以!

    每每这个情况,他都会不受控制的当机!

    “No!”

    小安安飙出一个英文单词后,便立刻伸来一只手推打封行朗捏在丛刚脸颊上的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护抱着丛刚的脸颊,不让封行朗继续捏。

    “不让捏是不是?我偏要捏……偏要捏!你不让我摸小手,我就捏你亲爹的脸……你看着办吧!”

    封行朗用上了迂回战术,用另外一只手来捏丛刚的脸颊,忙得小可爱又是打又是护。

    于是,封行朗赢了一个才十六个月大的小奶娃,成功的再次捏到了丛刚的脸颊。

    “坏爸比,你不要逗安安啦!安安会哭的!”也把护花小使者封虫虫小朋友给急坏了。

    哭是不可能哭的,小可爱趁封行朗邪肆的笑容还挂在俊脸上,立刻扑上前来抱住他的手,再一次的狠狠咬了下去……这一回,小东西用上了吃奶的力气!

    “咝,呃!不捏了……不捏了……丛刚……丛刚……快让你女儿松口!”

    封行朗是真服气了这个动不动就咬人的小东西。

    看得出来,小东西很维护她的爸爸,应该是亲生的无疑了。

    没能占到便宜不说,还被自己未来的小儿媳妇咬了两回……封行朗惆怅的坐上了开往公司的宾利车内。

    “哟,封总,您这手指和手背怎么弄的啊?看着好像是挨咬的吧?谁这么大胆敢咬您呢?”

    巴颂从后视镜里看到封大总裁正查看着自己被咬伤的手指。

    “你家老大家的小蛮丫头!丛刚简直生了个小霸王龙!”

    封行朗吃疼的吸了口冷气。这回总算是体会到妻子被女儿晚晚咬到时有多疼了。

    刚想到妻子,妻子雪落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行朗,行朗,见到丛刚的女儿了没有?”

    手机里的雪落很兴奋也很激动,“是不是很漂亮,很可爱?”

    “可爱什么啊?一个喜欢咬人的小蛮丫头!一点儿都不可爱!”封行朗哼气应答。

    “哈哈哈,你是不是被安安给咬了啊?那一定是你先动手摸人家的,所以才会被咬的对吧?”

    知夫莫若妻啊,雪落还是了解自己丈夫的。估计是看到安安很可爱,一言不合就上手了。“丛刚的女儿,怎么可能是你想摸就能摸的啊?!虎父无犬女,小安安肯定是个厉害的角色!”即便没见着小安安的人,但雪落觉得小安安的个性应该属于高冷范儿的才对

    。

    “对了对了,我们的小儿媳妇长得像不像丛刚啊?”想到什么,雪落又急声追问。

    “也就三四成像吧!初次见面,那小蛮丫头就咬了我这个公公两口……以后还得了?!这儿媳妇我们真得好好考虑考虑!”

    在赶来启北山城之前,封行朗的心情是复杂的。或许他自私的认为:丛刚的此生就应该围绕着他封行朗转!因为是他封行朗赐给了丛刚第二次生命!

    可在他看到小安安之后,又觉得丛刚此生有个女儿当精神寄托,也就不孤独了。

    但一件本来应该完全属于自己的东西,现在却属于了别人……心间难免会有些失落!

    关键这个人他封行朗还争不得、抢不得!他必须把丛刚拱手相让!

    像封行朗这种重情重义者,又怎么会跟一个喝奶瓶的孩子抢人呢!

    封行朗想过很多种失去丛刚的方式,或死或残;但这一种方式,他还真没想到!

    安安的妈妈是不是Lia,完全不重要;她现在只是丛刚一个人的所独有的孩子!

    “哈哈,你还真被安安给咬了啊?”雪落乐了。“雪落,我觉得吧,这丛刚养大的女儿……八成会性格怪异!说难听点儿,就是身心不健康!你肯定想不到,丛刚竟然会让一个才十六个月大的婴幼儿自己换尿不湿!!而

    且那孩子竟然真的自己给自己换好了尿不湿!!你说可怕不可怕!”

    听封行朗说这话的口气,好像对丛刚相当的不满。

    “啊?安安竟然自己会换尿不湿?天呢……简直是神童啊!”雪落惊呼。

    “会换个尿不湿,就成神童了?丛刚说他女儿十个月时他就开始训练了……你说他是不是个变态?”

    听得出,封行朗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行朗,你干嘛这么说丛刚啊?人家有人家的教育方式!不要认为只有自己的教育方式才是对的好吗?”雪落还是明事理的。

    想到什么,雪落又连忙追问:“对了行朗,你约丛刚父女明天度假山庄聚会的,可别忘了!”

    某人还真忘了自己早晨使的这招儿缓兵之计。

    “嗯,忘不了。一会儿我再给丛刚打个电话提醒他。”

    调头已经没必要了,等妻子挂断之后,他便拨通了丛刚的电话。

    “丛刚,明天在白家度假山庄有个家庭式聚会,你把安安带过去,算是给她庆祝!”

    封行朗的说话方式很智慧,让人听着舒服又客气。

    “不用了!安安不喜欢见陌生人!”竟然被丛刚给回绝了。

    “丛刚,难不成你想让你女儿一辈子都藏着掖着不见光?”

    封行朗冷声,“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们度假山庄见!你要不来,我家虫虫就不给你当女婿了!”“……”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