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朵朵纠结着自己要不要假装刚睡醒时,白默在上楼梯时,一个趔趄,两个齐刷刷滚在了台阶下的地毯上。

    “咝……”白默发出一阵疼的闷哼。

    袁朵朵似乎这才想到:白默的腿还没有好利索,他自己一个人独立行走时还要戴矫正器。现在竟然还要抱她这个五十多公斤的大活人。

    “白默……白默,你怎么样了?伤到腿了没有?”袁朵朵急声询问。

    “朵朵,你醒了?对不起……把你摔地上了……摔疼你没有?”白默歉意的询问。

    “我没事儿!你怎么样了?”

    袁朵朵紧张的查看着白默的伤腿,“你的腿还好吗?需要叫白福吗?”

    “不用……不用!就是扭了一下……没事儿的!”

    白默立刻阻止着袁朵朵起身去叫人,“朵朵,我真的没事儿。”

    “很疼吧?”袁朵朵埋怨一声,“你说你大半夜的抱我干什么啊?我那么重!”

    “你一点儿都不重……是我的腿不争气!朵朵,让你看笑话了。”白默有些难为情。

    “说什么呢!我扶你起来!”

    袁朵朵小心翼翼的搀扶起了白默,“腿怎么样?要是疼得厉害,我让白福去叫医生。”

    “不用,不用!朵朵我真没事儿!这深更半夜的,把人家吵醒都没礼貌啊!”

    白默整个人都偎依在了朵朵的身上,“有你扶着我……就行了!”

    可白默的伤腿刚一触地,疼得他立刻又缩了回去。

    “都疼成这样了,还说没事儿?我先扶你回房间吧!”这一刻,袁朵朵突显出了她女汉子的一面,她几乎是半扛着白默上楼进去了他的房间,然后再小心翼翼的把他放平躺在了床上。她照顾了白默半年多时间,别说扛白默了

    ,就算来个公主抱,她也不在话下。

    女汉子就是这么练出来的。而且她原本身体素质就好。

    可在袁朵朵刚要起身之际,却被白默一个回手拉……一个重心不稳,她直接跌在了白默的怀中。

    “朵朵,别走!我……我想你了!”白默的声音哑哑的,带着情韵的气息。

    “你的腿……不疼了哈?”

    袁朵朵窝在白默的怀里,似乎连大气也不敢乱出。

    “有你在……我不疼!”白默的声音黏黏的,“朵朵……我想你今晚……跟我……跟我一起睡!”

    想拒绝吧,自己已经身在男人怀里了;何况此刻的朵朵压根没想着要拒绝。

    “那你的腿……”唯一担心的,便是男人骨折过的伤腿了。

    “没事儿,我刚才是装的!”

    其实是不是真装,白默自己心里最清楚不过来。但为了能让女人安心,所以他随口便来了一句善意的谎言。眼看着马上就要得逞了,他怎么可能会让朵朵离开呢。

    “讨厌!你怎么这么坏啊!小心我喊豆豆芽芽过来教训你……”

    可朵朵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唇便被白默给吻住了。

    天昏地暗的吻,吻得她晕晕乎乎的,不知今夕是何夕!

    原来,她是真的想念这个男人了……所以才会被他的一个吻就给吻乱了心智!

    ……

    醒来的芽芽没找到本应该睡在她和豆豆身边的妈咪,便立刻爬下了床,急乎乎的冲进了洗手间,又跑去自己的公主房寻找了一遍,都没能找到妈咪。

    妈咪不在,但妈咪的拖鞋竟然在!

    芽芽顿时就联想到了坏蛋爸比!因为有好几次晚上,坏爸比就是这么抱走她和豆豆的。

    “豆豆姐姐……豆豆姐姐,妈咪又被坏爸比给偷偷抱走了!”

    被喊醒的豆豆似乎不在状态,“爸比抱走妈咪了?他,他为什么要抱走妈咪啊?爸比抱得动妈咪吗?”

    “你管爸比抱不抱得动妈咪呢!反正妈咪就是被爸比给偷走了!”

    芽芽急急的动起了小脑筋,“妈咪肯定被爸比抱去他自己的房间里了!坏爸比肯定又欺负妈咪了!都怪我们晚上睡得太沉了,都没有保护好妈咪!”

    “那我们赶紧去找找妈咪吧!不然妈咪又要被爸比欺负哭了!”

    豆豆连忙爬下了床,拉上芽芽的小手直接朝楼上奔了过去。

    白默灰色调的房间里,一片春光明媚。好体力的朵朵此刻都被他折腾得沉沉入睡着。

    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完全没听到楼梯上传来的咚咚上楼的脚步声。而且昨天晚上赶得太急,连房间的门都没有关。

    于是,豆豆芽芽便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豆豆你看,妈咪果然被爸比偷到这里来了呢!”芽芽小怒的指着床上被爸比抱在怀里睡的妈咪。

    “爸比真的好坏!老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欺负妈咪!”

    三下五除二,豆豆便爬上了爸比白默的床;原本小家伙是想叫醒妈咪的,可在看到睡得正香的爸比时,她便不客气的去扯白默身上的被子,想让他凉快凉快。

    这一扯,果真是凉快了!因为白默身上一寸布条条都没有。

    豆豆下一秒就惊叫出声:“啊……啊!爸比光溜溜……爸比没有穿睡衣!爸比臭流一氓!”

    这一叫,把床上的朵朵和白默都给叫醒了。

    冷不丁看到两个女儿时,突然意识到什么的袁朵朵,条件反射的扯过被子将自己给盖严实了。

    然后……然后某人就更光了!

    一阵风吹了过来,真的好凉爽!

    当时的袁朵朵已经羞得是无地自容,也不管白默身上究竟有没有东西盖了。

    不过白默到还机智,在冷风吹过的那一瞬间,他便裹上了床单。总算是把该遮掩的地方给遮掩起来了。

    “老师有没有教育过你们:进别人房间之前,要先学会敲门呢?”

    白默苦口婆心的开始给两个被他宠坏的女儿上课。

    “那爸比的老师有没有教育过爸比,不能欺负自己的老婆?也不可以欺骗自己的女儿,把妈咪给偷偷摸摸的带到自己房间里来?”两个小可爱根本不听白默的说教。

    “爸比真的没有欺负妈咪……爸比只是在……只是在跟妈咪给你们造一个漂亮又可爱的小妹妹来玩!怎么这么不懂事呢你们!”

    白默真的很头疼。因为两个女儿直接影响到了他某方面的幸福。

    “哼!爸比你就是欺负妈咪了!”

    芽芽直哼声,“妈咪答应过豆豆芽芽,不生小宝宝了,就只爱豆豆芽芽!”

    白默微微一怔,侧头问向一旁一直把头埋在被子里的袁朵朵:“朵朵,你真不想再生几个漂亮的女儿了吗?”

    “……”这个时候他竟然还有心情问这些?难道不是应该先把这两个缠人的小东西支走么?

    “妈咪肯定又躲在被子里哭了!芽芽去叫太爷爷!让太爷爷拿龙头拐杖揍你!”

    芽芽为什么要用‘又’,或许朵朵这个当妈的当事人,才能体会自己跟白默这一路走来的心酸和不容易。

    “芽芽?芽芽……你别去啊!别去!”

    两个小东西头也不回的跑出去向太爷爷告状去了;而朵朵立刻裹上被子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朵朵……朵朵你别走啊!我们锁上门再睡一会儿!”

    说真的,当时要不是不方便,袁朵朵真想把白默赤光光的丢到窗外去。

    反正他也不要脸!

    ……

    得逞后的白默,神清气爽的出现在了早餐的餐桌上。

    两个小东西还在喋喋不休的跟太爷爷告状着。而袁朵朵实在无脸见人,便没来陪老爷子吃早餐。

    “臭小子,听说你又欺负朵朵了?”白老爷子哼声斥问。

    “怎么可能呢!”

    白默附身过来压低声音的魅哼一句:“我不是卖力的给您老造曾亲孙么!”

    白老爷子不动声色的斜了孙子白默一眼,“就凭你?也配得到朵朵的原谅?我不信!”

    “要不出意外……您心心念念的亲曾孙子,昨晚我已经给您成功的种上了!您就等着抱曾孙吧!”

    知道白老爷子想要个曾孙,白默便投其所好的说道。其实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渴望朵朵能给他多生几个漂亮又可爱的女儿的。多多益善!

    看孙子白默这好不得瑟的样子,八成所言属实了。

    说真的,朵朵能原谅白默,并且还能再一次的接受白默,白老爷子还是倍感欣慰的。

    “既然朵朵能不记前嫌的原谅了你,你就要好好的对待朵朵!更要好好的爱她,宠她,让她感觉到这个家的温暖,和你这个丈夫的责任心!”白老爷子顺势教育上一通。

    “亲孙知道的!您老儿就好好喝您的茶,吃您的早点吧!”白默将酥松的点心掰成小块送至老爷子的嘴边。

    “太爷爷,您不打爸比了吗?他都把妈咪欺负哭了!”豆豆将找来的龙头拐杖送至太爷爷的身边。

    “这回啊,太爷爷是真不能打你们的爸比!因为你们的爸比这一回没有欺负你们的妈咪,而是……而是跟你们的妈咪相亲相爱了!”

    老爷子慈爱的微笑着,尽量将言语说得隐晦,“等不久的将来,你们就能有一个小弟弟,或是小妹妹了!豆豆芽芽是喜欢弟弟呢?还是喜欢妹妹啊?”

    “豆豆芽芽不想要弟弟!也不想要妹妹!爸比和妈咪只能爱豆豆和芽芽!”

    隐隐约约间,两个小可爱似乎懵懵懂懂的明白了点儿什么。

    “以后爸比不许跟妈咪亲亲,也不许跟妈咪睡在一起!爸比你听没听到啊?”

    “……”不得不说,现在的孩子是越来越自私!老想着独占父母的爱!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