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安藤都已经从山口组内退居二线了……现在充其量也就只是个颐养天年的老者,还能做什么缺德事?”

    听得出,河屯是在替老安藤说情。

    只是说给他封行朗听……意欲何为呢?

    “河屯,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去给他祝贺不成?”

    封行朗对安藤这样的老鬼头,是真提不起什么兴趣。妻儿在侧,封行朗只想安安稳稳的享受美好人生。这或多或少被妻子积极向上的精神所感染的。

    “我是想劳你去跟颂泰说个情,让他别再赶尽杀绝了!”河屯这才将自己此行的目的说明朗。

    “……你说什么?什么赶尽杀绝?”封行朗皱眉追问。

    “那个颂泰,也就是丛刚,几乎将上次参与合谋塞雷斯托事件的所有山口组成员,都赶尽杀绝了!”

    河屯微微缓了口气,“现在已经轮到老安藤了!这老安藤是我的挚交……算给我点儿面子,就放他一条生路,留着他一条残命好了!”

    封行朗默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河屯的话来:这丛刚最近带着小儿子出去游山玩水,还顺带杀了些人?这不太可能啊!因为他几乎每天都跟丛刚和小儿子视频通话的!

    再说了,杀人那么危险且血腥的事儿,丛刚应该不会带着虫虫的!

    好在小儿子已经回到自己的身边,不然听河屯这么一说,封行朗觉得自己肯定会举刀追过去!

    “这……不太可能吧?”

    封行朗还是持迟疑态度的,“丛刚现在差不多等同于半个废人,怎么可能干得了老安藤那个老鬼头呢!该不会是什么误传,又或者是什么以讹传讹吧?”

    “绝对是丛刚和他的手下!老安藤的近身保镖不会看错的!”河屯肯定道。

    “那就更不可能了!丛刚那家伙每天都在启北山城的阳台上喝茶呢,怎么可能跑去日本杀人呢?”

    封行朗不相信丛刚能够如此的来去自如。除非丛刚自己长了翅膀,说飞过去就能飞过去。

    “老安藤身边的两个最得力的近身保镖,一个暴死,一个重伤残废……都是丛刚亲自动的手!至于安藤……听说是要留给新人练手的!”

    “这,这丛刚没那么变态吧?”封行朗俊脸直蹙。

    河屯有些惋惜的叹着气,“话说这老安藤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被丛刚这么猫戏耗子似的戏耍,实在是丢脸呢!”

    听河屯这么说,封行朗便有些不爽了起来,“那你找我有什么用?你让安藤老鬼去找山口组的新老大,让他派人去跟丛刚直接干不就得了?!”

    “听说山口组的新老大,跟丛刚关系密切……丛刚想让老安藤死,他肯定求之不得,又怎么会出以援手呢?”河屯又是一声长叹。“你确定是丛刚干的?我怎么觉得不太可能呢!丛刚虽说喜欢装神弄鬼,但他不可能将触手深及到山口组内部的!你也太看好他了吧?再说了,丛刚前些天都给我带孩子呢

    ,也没那闲功夫的!”

    总之,封行朗还是不愿相信丛刚跟山口组扯上关系,“估计是有人想嫁祸于丛刚!”

    “千真万确!就是丛刚所为!”

    河屯浅吁,“阿朗,你跟丛刚走得近,就劳你传个话给他……说是安藤愿意用金钱买命!”

    “这事我管不了!再说了,我跟丛刚也不是很熟!他能听我的,那就怪了!”

    封行朗不想给河屯这个面子。

    因为上回的游轮事件,受害者不仅有他封行朗,还有丛刚,还有邢八他们。

    现在有人出面讨个公道了,封行朗想不出劝解的理由。

    “阿朗,如果你方便,就给丛刚带个话吧!安藤是爸爸的挚友……爸爸希望自己能尽点儿绵薄之力!”

    河屯还是挺低姿态的。而这话说得封行朗也不排斥。关键安藤老鬼也不是十恶不赦之人。

    “那我尽力吧!要丛刚甩我脸子,那我就爱莫能助了!”封行朗有些不情愿的接话。

    等河屯离开后,封行朗若有所思了片刻,便直接奔出了办公室。

    本是约好先去接大儿子一起去启北山城逼迫丛刚喊他爷爷的,寻思起什么,封行朗便火速的赶了过去。

    ……

    一个月的时间,即便封行朗拆除了矫正器,也能稳健着脚步爬上三楼了。

    丛刚是在的。正在给那些花花草草做着修剪。

    即便背对着封行朗,他也能感觉他粗重的喘息,急促的脚步。

    感觉到身后有阵风朝自己扑过来,丛刚一边侧身一边奚落,“怎么,你又想偷袭我呢?你纯属自取其辱……”

    丛刚的话声未落,封行朗整个人便扑了过来,“刺啦”一声,直接从后背的下摆将丛刚身上的灰色衬衫给撕开了,露出他疤痕点缀的后背。

    “封行朗,你……你干什么呢?”

    被封行朗猛的撕开了衬衣,丛刚慌乱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他是万万没想到封行朗会撕他的衣服。

    “你它妈受伤了没有?”

    原来,封行朗只是想检查丛刚是否受伤。因为安藤老鬼的近身保镖,肯定不好对付。

    连贯上动作,封行朗顺手便去扯丛刚身上的皮带;丛刚像惊弓之鸟一样,足足弹开了两米远。

    “封行朗,你有病呢!”丛刚有些故作镇定,尽量的让自己的气息趋于平缓。

    “老子问你有没有受伤,你它妈躲什么躲?”

    封行朗再次扑身过来。却被冷静下来的丛刚反剪住了他那双不安分的手。

    “狗东西,你它妈是不是去跟安藤老鬼干架了?”

    封行朗甩开丛刚时,丛刚已经用藤椅上挡风被披在了肩膀上。

    “你怎么知道的?”

    丛刚深吸浅吐,以平静自己的波澜内心。

    “还……还它妈是真的呢?丛刚,你它妈活腻了是吧?好好的你去找安藤干什么?万一干输了,你 它妈的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封行朗又是一通谩骂。

    “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丛刚不动声色的问。

    “丛刚,你它妈是不是拽炸了?真觉得自己无敌是吧?好好的过日子不行么?非要去找安藤来彰显一下你的本事?刷什么存在感呢?真会死人的懂么?”

    不等丛刚开口,封行朗一巴掌就拍在了丛刚的额头上,“你处处树敌的下场,就是不知道哪天就会暴死街头!”丛刚很耐心的听完了封行朗一句接一句的谩骂。抬眸看向他的目光,柔和得能透出水来。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