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下午就离开医院的河屯,听十五说他亲爹晚上会过来,便一直等到了晚上。

    只想见到自己的儿子一面,能说上一两句话。

    “阿朗,你来了?”

    终于等到亲儿子的河屯,松开了紧蹙的眉宇,问得温和且慈爱,“吃饭了没?我让老五送来了晚餐,你陪十五和雪落一起吃点儿吧。”

    封行朗没有搭理河屯的问话,而是径直朝里间的病房疾走进来。

    “混蛋封行朗,你还来干什么?我跟妈咪都不要理你了!”

    病房的门口,小家伙用自己小小的身体堵住了亲爹封行朗的去路,不让他进来。

    封行朗长臂一拎,小东西便被高高的举了起来,“又跟亲爹没大没小呢?!”

    封行朗在儿子弹性极好的嫩p股上轻捏了一把,“猜亲爹真舍不得打你的小p股么?”

    “大巫婆死了没有?如果还没死,你就别来见我跟我妈咪!”

    小家伙厉厉的嚷嚷着。推搡挣扎的幅度看起来大,可似乎又带上了不舍自己亲爹离开的眷恋。

    小东西总是这么的怒其不争,却又眷其之爱。

    “亲爹可没那么大的本事想让谁死谁就是!那可是警察叔叔们的活儿!”

    封行朗在小家伙的脸颊上狠亲了一口,并吮出了一个粉红的口型来。

    “那你就不要亲我!”

    小家伙故意装着很厌弃的样子,用小手擦拭着自己被亲爹刚刚亲了一口的脸颊。

    “真不让亲?”

    “不让!不让!”

    小家伙愤怒的强调着。

    “好……”封行朗拉长着声音,“不亲就不亲!亲爹又不是没人可亲!”

    封行朗将小家伙放回了地面,朝病床上一直静默不响的雪落走了过来。

    女人低垂着头,没有去看封行朗那张关切的俊脸。

    “儿子不让亲……不是还有老婆让亲啊……”

    封行朗倾身过来,放慢着动作朝雪落的脸颊亲了过来。

    说真的,当时的雪落明明是要反抗的,而且也有充足的时间反抗;

    可女人似乎忘了去反抗……

    又或者雪落还能从失落伤感的情绪中缓过神儿来,便就这么被男人给亲到了。

    “还是老婆最爱我!”

    男人磁性着声音,染上了慵懒和邪魅。

    “封行朗你可以滚蛋了!不要亲我妈咪!”

    小家伙连忙冲了过来,想拉开耍流珉中的混蛋亲爹;却没想亲爹封行朗索性倒了下去,躺在了女人的身边。

    “别闹了!亲爹累着呢!”67.356

    “不许靠着我妈咪睡!你让开!”

    小家伙也跟着爬上了床,开始用力的推搡踢踹封行朗健硕的体魄。

    封行朗是真累。

    还没康复利索的腿,每走一步都隐隐作痛。可男人一直默声坚持着。

    “封行朗,我们离婚吧……你就不会这么累了!至少心不会再累!更不会为难!”

    雪落突然开了口。

    这样的话题,能不能刺疼男人的心不得而知;雪落的心是狠狠实实的被刺疼了。

    “不离!”

    男人淡淡的从齿间溢出这两个字来。

    “封行朗,你太没用了!你早点儿把蓝巫婆灭掉不就行了?我妈咪就不会跟你离婚了!”

    在听到妈咪说出‘离婚’那个词时,小家伙是心急的。

    好在又听到亲爹说了‘不离’!

    “跟这么好,这么爱自己的女人离婚?我傻啊我?”

    封行朗一个翻身,探过长臂环抱住了女人的腰际,“不闹了好吗?让老公睡会儿!”

    “不许睡!”

    小家伙来劲儿了,在封行朗遒劲的后背上又捶又打,“快去把蓝巫婆灭掉才能睡!”

    任由小东西折腾着自己,封行朗依旧紧紧的环着女人的腰,贴紧着雪落。

    “行了十五,你先出来吃东西吧!让你亲爹休息一会儿!”

    河屯开声了。叫唤着一直闹腾着自己亲儿子的小家伙。

    “混蛋封行朗,那就让你睡一小小会儿!睡完了就去灭掉蓝巫婆!不然别想睡!”

    小家伙厉厉的在亲爹耳边嚷叫着。在义父河屯和美食的召唤下,还是听话的下了病房。

    再说了,自己可以饿,可亲亲妈咪不能饿着!

    等儿子离开,邢八把门关上之后,雪落才轻吁出一口憋闷之气。

    “封行朗,看着你为难,我真的很难过……我不会再怪你了,我知道你的难处。但求你能放我和诺诺一条生路!”

    “脚还疼吗?要是疼,就打我几下吧。会舒服点儿的。”

    男人的话,答非所问。

    “不疼了……我想出院。”

    雪落抬起头,努力的逼退着眼眶里的东西。

    “听医生的话,好好留在医院休养!”

    男人只口不提有关蓝悠悠的任何事。也没有解释什么,或是承诺什么。

    他知道女人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承诺。她要看到结果:蓝悠悠该有的下场。

    “封行朗,我……”

    “要是脚疼,就抱着我睡会儿!”

    “……”

    雪落没有继续作烦男人。她沉默着,什么也再说。

    ******

    在外间等了一会儿,见里间的病房里久久没有动静,河屯的浓眉沉了沉。

    “十五,快进去问问你亲爹吃过晚饭了没有。”

    “不给他吃!饿死他好了!”

    小家伙厉厉一声。

    “不许这么戾气!他可是你亲爹!”

    “谁稀罕他当我亲爹了!我不需要这样的亲爹!”

    “胡闹!”

    河屯沉声呵斥,“不许这么忤逆不孝!”

    小家伙嗅了嗅酸酸的鼻子,朝邢八走了过去,“老八,我的弓弩呢?”

    “在浅水湾搁着呢!怎么,你该不会是又想拿它射你亲爹吧?!”

    “我要用弓弩去灭掉蓝巫婆!她撞伤了我妈咪,还把我木头表舅给撞得快死掉了!”

    亲爹没用,小家伙只能自己亲自上阵了!

    “行了,有义父和你义兄们在,还轮不到你个小东西出马呢!”

    看着红了眼眶的小东西,河屯万分心疼的抱起了他。

    亲了又亲,蹭了又蹭,“可不许哭出来!不然义父得心疼死!”

    哄了一会儿小东西后,河屯才跟来接驾的邢十二一起离开。

    小家伙卧在邢八的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拨弄着他的胡须……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