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似乎这才意识到:好像自从封行朗失踪之后,丛刚就一直没有现身过。

    “他叫丛刚?”河屯反问了一声。

    搜索着自己所认识的人谱当中,应该没有一个叫丛刚的人。

    “他住在哪里?你能联系到他吗?”河屯紧声再问。

    雪落怔了一下,“邢先生,你是怀疑他吗?丛刚他……他没有理由绑架行朗啊!他一直都是行朗的守护神。”

    “此一时彼一时了!几个月前,我跟阿朗还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而现在,我已经成了阿朗的亲生父亲!世事难料!”#_#67356

    河屯微眯起眼眸,开始回忆有关丛刚的每一个细节。

    “那目的呢?丛刚的目的又是什么?”

    “也许几个月之前他还没目的!现在应该是有了!”

    河屯厉眸看向邢八,“老八,你跟丛刚接触过,他的手段如何?”

    五年前,在游轮时,邢十二还没有从佩特堡里跟过来;跟丛刚接触过的,就只有邢三和邢八了。

    邢八微眯起原本就狭长的眼眸,寻思了几秒后才作答河屯:“我觉得他的手法跟我们很像。”

    河屯刚毅的脸庞越发的深邃。眼尾的那条疤痕也就越发的狰狞冷酷。

    下意识的,他伸手去触碰了一下眼尾的那条疤痕。

    “雪落,你能找到丛刚吗?”河屯问。

    雪落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

    “每次封行朗有事儿,丛刚都会主动出现!我从来都没有能主动联系过他,更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了!之前是通过叶时年联系上他的,那回去佩特堡时,我先去找的卫康……”

    “卫康?不是严邦的手下吗?”邢十二紧声问。

    雪落不太知道卫康跟丛刚,又或是跟严邦之间的关系。

    “看来御龙城里,还有丛刚的余党!”河屯冷凝着眉眼。

    “我知道那个怪人住在哪里!他有一个鬼屋,里面像迷宫一样。还有好多的花花草草,还有一个特别大的水池,里面都是难闻的东西……”

    林诺小朋友去过河丛刚的鬼屋。并没有畏惧,到是挺喜欢里面的格局。#6.7356

    “十五,你知道丛刚的鬼屋怎么去吗?大概在哪个方位?”邢十二问。

    小家伙愣住了,用一双小手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我不知道呢……那回我去的时候,外面黑漆漆的……我看不到路……是那个叫卫康的接我过去的。”

    “又是卫康!”河屯厉嘶一声。

    “卫康我到是能联系上……就在两天前,我还去gk风投找过他呢。他说……他说行朗是自己失踪的,还说有可能会是跟严邦联手……”

    隐隐约约间,雪落觉得卫康当时的言语,有种把她往思维陷阱里带的意味儿。

    “老八,你跟雪落再去阿朗的公司找那个卫康!我跟十二再去一趟御龙城。”

    *******

    一个星期前。

    封行朗醒来时,已经身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一个局促狭小的套间,生活用品一应俱全。

    除了浑身的疲惫无力,其它到是没什么行动上的障碍。

    “你醒了?这是你的晚饭。”

    铁栅栏外,一个装有食物的托盘被推了进来;给封行朗送食物的,是一个体型健硕的络腮胡子。

    “你是谁?这是哪里?”

    “我叫彦纳瓦,你可以叫我丛四。”

    “虫四?”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怎么觉得这个叫虫四,跟御龙城里那个叫虫三的……好像如出一辙?

    “你主子是谁?”

    封行朗极度不爽于被人这么强行软禁在一个狭窄的局促空间里。或许是不幸且悲惨的童年,让他更加憎恨这样的对待。

    “过几天你就会见到他了!”

    随着这个叫丛四的泰国人话落,封行朗快如猎豹似的朝那扇栅栏门冲了过来,一把揪过丛四的衣领。

    “让你们主子来见我!就现在!”

    “我家主子说:你打不过我的!但你脑子比我好使,让我不要靠近你!”

    或许是麻醉剂留下的后遗症,封行朗的体力还没能完全恢复;在丛四的扭扯之下,封行朗便被他推离开来。

    “告诉我,你家主子是谁?”

    “他让你耐心等他几天。”

    言毕,丛四就离开了,奋力的砸晃了几下铁栅栏后,整个拘押室再次陷入了无尽的压抑静谧之中。

    自己碳水化合物的身体,也撞不过这铜墙铁壁,封行朗安静了下来。

    一旁桌台上的意式黑椒牛柳烩面还冒着浓郁的香气;这一闻,着实把封行朗的饥饿元素调动了出来。他静静的盯看着那盘子牛柳烩面。

    一分钟后,他拿起叉子吃上了一口……

    这个口味儿实在是太熟悉了。十分的合他封行朗的味口。

    他猛吃了两口之后,便停了下来,开始细细的咀嚼,细嚼慢咽着。

    “哐啷”一声巨响,封行朗将手中的叉子狠狠的砸在了桌台上;气愤难平的他,又顺手将那盘对他胃口的意式牛柳烩面给砸在了地上。

    “丛刚,我x你它妈的!赶紧的给老子死出来!”

    一盘子意式黑椒牛柳烩面,还是熟悉的味道;也是封行朗爱吃的食物之一。

    有时候,记忆一个人,脑子并不是唯一的器官;

    还有可能是味蕾,也有可能是一个饥饿的胃!

    监控室里,看到发怒中的封行朗,丛刚的唇角隐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boss,这封行朗怎么就……就知道是您了呢?”

    卫康有些惊讶。从封行朗被抓到现在才几个小时;而到他的苏醒,才仅仅的几分钟,封行朗尽然就察觉出是丛刚做的?

    “只能说明你们的封二爷够智慧!”丛刚淡淡一声。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看着躁动中的封行朗,卫康越发觉得自己的头大。封行朗就像个刺头,实在不好伺候。

    “陪着他一起等!”

    丛刚的目光,一直扑捉在监控器里的封行朗身上。久久的没有挪开眼。

    十分钟后,丛刚便离开了监控室。

    再十五分钟后,另一盘意式黑椒牛柳面被推了送进去。

    “我家主子说:仇恨是别人的,身体是自己的!你再砸,就只能饿肚子了!”^_^67356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