擅于攻心的封行朗,已经开始反游说邢三了。

    抱得美人归,的确是邢三渴望而不可求的奢望。

    这一刻,邢三的确是心动的。他掩藏了那么多年的心思,却被封行朗在这一刻给一针见血的揭穿。

    那是一种亢奋又激动人心的复杂心理。

    激动归激动,可邢三也是理智的。他也听得出封行朗是在诱或他!

    “你是在诱或我背叛我义父么?”邢三冷冷的问。

    “你言重了!身强体健时,你效忠于河屯是应该的。但你也必须为你自己年老体衰之时做打算不是么?又何来背叛一说呢?”

    封行朗给自己的茶杯中添了点儿茶水。手已经不带颤了,可心头的波澜依旧澎湃着。

    邢三淡淡的看着封行朗那张不动声色,且与年龄及不相称的内敛与沉稳的俊彦。

    只可惜,封行朗再如何的优秀敛厉,都不会是义父河屯的对手。

    “我义父不止我一个义子。有老八,还有老四和老五,以及我都素未谋面的老十二。”

    目的并不是给封行朗兜底,而是提醒封行朗:他义父河屯的利害之处,要远比他预料的狠厉。

    封行朗读得出,至少在这一刻,邢三对于他提出的‘抱得美人归’是心动的。

    但客观条件却不允许他这么肆无忌惮的不计后果。

    “那就一个一个的来!”

    封行朗朝着邢三的底线在一步一步的试探。

    果不其然,这句话触及了邢三的底线,他呼的一声从对面的沙发上跃身而起。

    “话我已经带到了!蓝悠悠要杀要剐,你看着办!”

    微顿,邢三缓了一口气,“但我要提醒你:虽然我义父不在乎蓝悠悠的生死,但他会将蓝悠悠的死迁怒在你身上……又或者,迁怒于你妻儿的身上!封行朗,望你三思而后行!”

    封行朗微微蹙眉。这邢三说了一大堆,却万变不离其宗:他舍不得蓝悠悠死。

    在邢三转身离开之际,封行朗的话幽幽的传了过来。

    “我会善待蓝悠悠的。她把我哥伤害成那样,我都没有怎么着她,现在也不会怎么着她!”

    似乎,封行朗在给邢三吃定心丸。

    “而且我也不会睡她!我决定给邢三先生留着,希望你们有情之人终成眷属!”

    好一个有情之人终成眷属!

    封行朗这话,痒痒到了邢三的骨子里去了!

    “我会礼尚往来的!”

    邢三丢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后,就直接从窗口飞身跃下,悄然无息的消失在了夜幕里。

    看来河屯的每一个义子,都不是省油灯!

    封行朗的目的达到了。

    邢三的那句礼尚往来,无疑是在说:他也会善待林雪落母子的。

    邢三走后,书房里的封行朗卸下了伪装,整个人变得焦躁、不安、紧张又亢奋。

    那个白痴女人竟然怀孕了?而且还有了快四个月的身孕?

    只可惜,刚刚的视频和录音被邢三拿走了。

    感觉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切,听到的一切,似乎如梦如幻一般。

    封行朗有些不相信自己要当爸爸了……

    而且还是个男孩儿!

    健康的男孩儿!

    他再次去端起茶杯的手,又开始了更为剧烈的颤抖!

    那个女人竟然怀孕了,而且都快四个月了……封行朗一遍又一遍的将这句话强迫式的在自己的思绪里重复着。

    天底下有她林雪落这么傻的女人么?自己都怀孕四个月了,却不肯让自己的丈夫知道?

    封行朗恨不得手撕了那个女人!

    不能撕!至于也要等到孩子生下来再撕她!

    狠狠的揍她一顿,揍得她下不了庥的那种!

    封行朗后挪着上身,让自己拥在大班椅内,姓感的喉结加速的滑动着,他平息着这件事给他带来的无法言表的震撼!

    一颗心都快因那个该死的女人给蹦出匈腔来了!

    精健的匈膛剧烈的起伏着,封行朗缓缓的闭上了双眸。

    ******

    安婶进来的时候,封行朗这就么拥在大班椅内,沉思着什么。

    “二少爷,那个人走了吧?”

    安婶环看着四周,似乎有些不确定。因为她没看到邢三从封家的客厅里离开。但他的人却又不在书房里,应该是离开了。

    安婶走到被邢三打开的窗口前,向外张望了一眼,便将窗户给关上了。

    “安婶,太太怀孕的事儿,你知道吗?”

    封行朗的声音染着莫名的躁动。微微的嘶哑着,像是有东西要从匈腔里迸发出来。

    安婶应该是封家最细心的人了。林雪落如果怀孕了四个月,最可能会知道的,就是安婶了。

    是安婶知情不报,还是她也被林雪落那个白痴女人给一起隐瞒了?

    “什么?太太怀孕了?真的吗?太好了,封家总算是有后了……”

    这个消息,着实让安婶激动又兴奋。她一直盼望着雪落太太能够早些怀孕,可以给封家延绵子嗣。

    不管二少爷封行朗是不是私生子,但他终归是封家的血脉。

    他的孩子,自然也就是封家的子孙!

    “你也不知道太太怀孕的事儿?还是你跟林雪落那个白痴女人一起在欺瞒我?”

    封行朗睁开了染着血丝的眼眸,厉声朝安婶追问。

    “没,没有……我真的不知道……”

    安婶喃喃,努力的开始在回忆着什么。

    “大少爷巴望着你跟太太能早点儿有个孩子,所以我就把太太的廦孕药换成了维生素。”

    “对了,我想起来了,难怪最近一段时间里,太太总是那么的能吃贪睡……”

    “对了对了,还有上一回,她给大少爷送大白不倒翁的那次,她呕吐得那么利害,应该是害喜了。”

    “天呢,我们竟然都错怪她了!”

    “太太怀上这身孕,受了多少委屈啊……”

    “够了!”

    封行朗厉斥一声,打断了安婶自言自语般的唠叨。

    现在看来,林雪落那个白痴女人怀孕的事儿,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可却是这么个傻劲儿的女人,竟然瞒过了封家上下所有的人!

    真不知道该说她聪明呢?还是愚蠢之极呢?

    “啊?”突然间,安婶惊叫一声。

    “太太不是还在坏人的手上绑架着啊?二少爷,你赶紧的想想办法把太太给救出来啊!”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