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蓝悠悠接到封行朗的电话时,还有些小激动的。

    不管这个男人是因为何事给她打来电话,但能听到他的声音,蓝悠悠的心情也随之明媚了起来。

    其实蓝悠悠要得并不多,只想跟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吃苦受累她都愿意。

    “悠悠,在哪儿呢?怎么没在封家啊?”

    封行朗的声音平稳而温和,没有因为河屯的暴行而有一丁点儿的迁怒于蓝悠悠。

    “怎么,想我留在封家,正好让你利用我去跟我义父交换林雪落那个白莲花?”

    蓝悠悠带着凄意冷生生的说道。

    “你想多了!悠悠,我们见个面吧。市中心的悦来茶餐厅,我等着你。”

    封行朗这回的耐心极好。所以言语也就颇为冷静,温温和和的,像是要和蓝悠悠约会的腔调。

    “呵呵呵,”蓝悠悠娇笑一声,“可惜了,今天本姑娘心情不好,不想出门!”

    “正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要出门散散心。我等你!”

    封行朗又是一句‘我等你’,说得蓝悠悠心头忍不住的悸动起来。

    他好久没跟她说过如此情意绵绵的话了。

    听着耳朵是舒服了,可这心里依旧千疮百孔的,不停的在向外流淌着鲜血,怎么也止不住。

    “不过呢,我现在的心情又好了!因为我找到了新的娱乐方式!你想不想听听?”

    瞄看了一眼关押林雪落房间的方向,蓝悠悠笑得阴飕飕的。

    “洗耳恭听。”

    封行朗温声道。或许他已经预料到蓝悠悠口中的‘新娱乐方式’指的是什么。

    “你家白莲花已经变成血莲花了!浑身都染着血,好可怜哦!”

    蓝悠悠一边说一边返回了那间囚禁室,“你等等,我发张图片给你赏心悦目一下!”

    手机的摄像头被抵在了防盗门的孔洞上,扑捉到了雪落那神情呆滞,满脸血污,且蓬头垢面的模样。整个人像是被抽去思想的木头人,没有了一丁点儿的生息,跟死去了一样。

    手机那头的封行朗默了一下,随后才传来漫不经心的言语。

    “玩她多没意思啊!还是过来玩我吧,我比林雪落那个傻白甜有意思多了!”

    “哟,封行朗,别说得这般无情嘛。这一日夫妻还百日恩呢,这白莲花可没少被你睡过,你怎么能对她这么冷情呢?”

    蓝悠悠笑意盈盈的跟封行朗调着情。似乎封行朗对林雪落的冷漠无情让她听着实在舒服。

    “她是被我哥给逼婚的!我哥想我有人照顾,就给我硬塞了个女人!”

    不知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封行朗竟然开始很耐心的跟蓝悠悠解释林雪落为什么会嫁进封家,又嫁给他封行朗的客观原因。

    是想减轻蓝悠悠对林雪落的怨恨么?

    “你哥塞给你女人,你就要了?”

    “你也知道:我是个‘兄奴’!没什么比我哥的生命更重要了!”

    “可你爱上了她!”

    “我字典里已经没有了‘爱’这个字。如果还有,那只会是我爱我哥的那种爱!”

    “封行朗,你别再跟我狡辩了!你睡林雪落睡得很过瘾吧?一次又一次的,恨不得夜夜跟她好欢!”

    “这免费的女人,不睡白不睡,不是么?”

    “……”

    蓝悠悠觉得自己俨然已经被封行朗的这通歪理给忽悠进了他的思维模式里。

    封行朗就是有这种强势的逻辑思维能力,能把别人框进他的想法里。

    “封行朗,你少跟我胡扯!想骗我出去,老娘才不上你的当呢!”

    蓝悠悠是聪慧的,但她却缺少理智。

    更缺少对封行朗的抵抗力!

    “我会一直等你!我们不见不散!”

    临行挂断电话,封行朗还丢给了蓝悠悠一句煽情无比的话。

    蓝悠悠握着被封行朗挂断的手机,久久的静默着。

    明知道现在的封行朗对她除了欺骗还是欺骗,但蓝悠悠就是心怀这样的侥幸:

    万一这一回封行朗没有骗她呢?

    直到邢三的一句话,增加了蓝悠悠的逆反心理,也就坚定了她想去会面封行朗。

    反正已经被封行朗那个贱男欺骗了那么多次,也不在乎多被他欺骗一回。

    “悠悠,你千万别中了封行朗的诡计!他是想诱哄你出去!”

    此言一出,就知道邢三是个高智商低情商的男人!

    也难怪,这三十好几都没个女人,情商又会高到哪里去?

    “你越是不让我去,我越要去!我就不信他封行朗能吃了我!”

    要是封行朗真要吃了她蓝悠悠,她会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给奉献到他面前。

    “……”邢三默了几秒,最终还是妥协于了这个从小就刁蛮的女孩子。

    “那好吧,我陪你去!”

    ******

    挂断电话之后,封行朗的目光久久的盯在蓝悠悠发来的那张照片上。

    照片上的女人,笼罩在一片凄凉之中。

    神情木纳,半张脸被血污染得狰狞;蓬头垢面的模样,着实刺疼了封行朗的眼。

    “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都上了她那么多次……却还这般的冷情!”

    封行朗在笑,涩意显现在他的俊脸上,也绵延进了他的骨子里。

    丛刚的目光扫过照片上的林雪落,神情淡漠。或许他眼里压根就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

    他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人,这些血痕他早已经司空见惯。

    但封行朗俊脸上的忧郁之意,却让他微微蹙眉。

    丛刚也会心有所惜,只是会看对方是谁!

    “你不是付了两个亿的巨额睡资吗,也不算太冷情了!”丛刚淡淡道。

    封行朗侧头赏了丛刚一记冷眼,嗤声冷哼:

    “你又没睡过女人,你怎么会知道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儿微妙关系?”

    丛刚默了一下。

    “你这是爱上了林雪落?”他问。

    “关你p事儿!”

    封行朗一声冷斥。

    “都爱上人家了,还拿人家当诱饵?看来还是爱得不够深呢!”

    丛刚悠然一声。不似挖苦,胜似挖苦。

    “丛刚,你一个连女人的下水道都不知道在哪里的白痴货,竟然在我面前装起情圣来?”

    封行朗的这声讥讽,简直要把丛刚讽刺到西伯利亚去。

    下水道?

    丛刚俊脸上的肌肉不淡定的跳了跳。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