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玩意儿,竟然敢偷看我的女人!你他么的找死啊!”封行朗咆哮着,第二拳呼啸而至。

    蓝悠悠猜测得没错:封行朗就是来寻衅滋事的。

    可封行朗打出去的第二拳,并没能落在那个意大利赌徒的脸上,而是被一个铁掌硬生生的接住了。

    这个人,便是一直静站在旁边的电线杆子!他的身手,着实让封行朗震惊。

    要知道即便是丛刚,想直接空手接他封行朗打出了勾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可这个人却硬生生的把他的勾拳给接下了。看起来这个人的身手要在丛刚之上。

    监控室里,叶时年也是一副血脉扩张着,一直紧盯着屏幕盯看着封行朗跟蓝悠悠情意绵绵的打情骂俏,可画风却突然一转,封行朗竟然跟那个意大利人斗狠了起来。

    那个电线杆子出现之后,叶时年立刻意识到封行朗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怕封行朗会吃亏,叶时年立刻咆哮起来。

    “快,去叫老楚和丛刚!快!”

    不一会儿,老楚就出现了。他是负责看场子的。

    在老楚的身侧,左右各站着两个打手模样的肌肉型男。而在不远处,而一字排开着十几个扑克脸。

    丛刚并不在这排扑克脸里面。

    老楚五十岁出头的年纪,没有夸张的横肉,可身材却硬朗得像铁块。

    “这位先生,您该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

    老楚问得很客气,而且还是一副和颜悦色的模样。来者就是上帝,这是俱乐部的宗旨。

    老楚跟封行朗很熟。熟到老楚一心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封行朗。

    要是不因为封行朗明显的处于下风的状态,老楚也不会带人出来。因为他也看出来:封行朗并不是那个‘电线杆子’的对手。

    “这个狗玩意偷看我女人!”

    封行朗依旧演绎着一副暴发户的蛮横模样。见老楚带着人出来,他发狠的想上前去抓拧那个意大利人的衣领。目的就是要制造事端。

    “这位先生,您的女人穿成这样,不就是让人看的吗?再说了,她露了这么多,哪里还用得着偷着看?”

    老楚一本正经的说道。换句话说:你女人已经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看了!

    “哈哈哈哈……”老楚的话,引来众人的哄堂大笑。

    以蓝悠悠的火爆脾气,又怎么能容忍别人来羞辱她呢!

    “老家伙,你眼睛瞎了么?你看看这么多女人,哪个穿得不比我少?即便老娘真露了,你们也不能看!再看老娘把你们的眼睛挖掉!”

    蓝悠悠端起跟前的那盘子筹码,竟然朝老楚他们抛砸了过去。

    场面一片混乱!

    趁蓝悠悠撒泼之际,封行朗再次握拳朝那个意大利人砸了过去。他并不是真想打这个意大利人,而是想测试一下,他身边的这个‘电线杆子’的速度究竟能快到什么程度。

    测试的结果着实让封行朗惊艳。这个‘电线杆子’的速度快到让人无法想像。

    不但快,而且还狠!

    几乎是同时,那个‘电线杆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击过来,一拳打在了封行朗打出去的手臂上。

    当时的封行朗只觉得自己的手臂一阵狠实的发麻,然后就是让他浑身打颤的疼痛。

    “呃!”封行朗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他为自己的鲁莽测试付出了代价。

    封行朗这一闷哼提醒了老楚,他受伤了!

    老楚立刻让人围拢过来,将封行朗护在了身后。

    “阿朗,你怎么了?”

    蓝悠悠惊呼一声,心疼万分的依上前来询问。不明真相的她,一把就抓在了封行朗被打伤的手臂上。

    “呃……啊!”封行朗发出一声吃疼的低嘶。

    “怎么了阿朗,该不会是手臂断了吧?”蓝悠悠惊慌的松开了手。

    “这下好了,不断也快被你扯断了!”

    真的很疼!但封行朗的忍耐力向来要强于常人。

    “真断了?阿朗,你不要吓我啊。”见封行朗真的受了伤,蓝悠悠的声音都染上了泣颤。

    老楚靠了过来,封行朗立刻厉眸示意他自己没事儿,让他不用管他。

    突然间,刚刚才轻泣不止的蓝悠悠,在瞬间便爆发成了一头母老虎。而且还是暴怒中的母老虎!

    “你去死吧!要是阿朗有事儿,我跟你没完!”

    她径直冲上前来,照准了那个对封行朗下狠手的‘电线杆子’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那记响亮且彪悍的耳光,将整个奢华的挑高大厅静谧了半秒之久。

    连封行朗也没想到蓝悠悠会泼辣成这样!他都败给了那个‘电线杆子’,可蓝悠悠竟然挑衅的抽了那人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让众人惊叹的是:这个被蓝悠悠打了一耳光的‘电线杆子’,竟然没有还手!他刚毅脸庞上的肌肉狠狠跳动着,染着骇人的愤怒,却始终没有发作出来!

    封行朗着实一愕!

    难道这个人怜香惜玉,对蓝悠悠这种美女下不去狠手?

    显然不是!

    这个人跟丛刚应该是同一种型号的人,看起来绝对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人。在玩梭哈的时候,封行朗也偶尔会朝他扫来一眼,发现他根本就没有窥视过蓝悠悠的美姿一眼。

    只有一个可能,他跟蓝悠悠是认识的!而且出于某种原因,他不能对蓝悠悠动手。

    可从蓝悠悠在玩牌过程中的表现来看,她根本就不认识这群人。也不屑跟这群人认识。

    蓝悠悠认不认识他们不重要!重要的是,封行朗可以肯定,那个对他施暴的‘电线杆子’一定认识蓝悠悠。

    从他没有还手可以看出来,他跟蓝悠悠应该是主仆关系。即便不是直接的,也应该是间接的!

    又或者,蓝悠悠背后的那条大鱼真的出现了!

    因为像‘电线杆子’这种身手的仆人,怎么说也应该是食物链顶层的!

    意大利赌徒那帮子人并没有继续纠缠下去。毕竟老楚人多势众。叽叽喳喳了几句之后,便领着人先行离开了。

    老楚刚要过来查看封行朗的伤势,却被封行朗用眸光制止。示意老楚不要暴露他的身份。

    因为游戏才刚刚开始。

章节目录

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大周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周周并收藏专属偏爱:冷少情定宝贝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