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峰看着头顶上顶着的浴巾,无奈的放弃了抵抗,好男不跟女斗,这次就算了,周峰心里暗自想到。

    谁知道何娜却是没有对他做什么,只是冲进了浴室。

    周峰暗叫一声不好连忙把头上的浴巾扯开,可是已经晚了,只见何娜已经把他的衣服全都划破了。

    只剩下周峰一个人裹着浴巾在浴室门口凌乱。

    那边何娜居然又赶紧找到自己的包,掏出手机叫人来接她。

    看着何娜出门,周峰也顾不得只有浴巾在身了。

    周峰跟着何娜走出了门,何娜径直就走上了车,身后周峰刚要坐进去,结果就被何娜一把推开,只留下周峰一脸懵的看着扬长而去的何娜。

    只能招着手,想找一辆计程车把自己带回去。

    “真是最毒妇人心。”周峰满脸无奈的说道,艰难的拦到一辆车,人家还不愿意搭他,说是周峰是个暴露狂猥琐。

    最后迫于无奈,谁让咱们的周大爷昨晚为了拦住何娜,没有开车,只能打电话叫林勇来接他,反正周峰晚上也要去林勇家去看林登辉。

    “我说你小子也太夸张了吧,怎么还能够被娜娜丢在半路上了啊?你小子老实交代,昨天晚上到底对娜娜做了什么?”

    坐在车上看着裹着浴巾里面真空的周峰,林勇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周峰也没有多说话,只是顶着个苦瓜脸生无可恋的看着林勇。

    周峰在半路上找了家百货公司置办了行头,就跟着林勇去了林宅。

    林勇领着周峰走进了林宅,林宅整个的装饰比何家看上去更加的古朴,但是古朴之中更加透露着奢华,因为周峰在屋子里面明显的看见许多的古董名画。

    穿过玄关,周峰就看见林登辉和关兴友围在黄花梨长桌前,拿着放大镜在看着桌子上的一幅画。

    林登辉看见林勇和周峰,就招手让他们走过去。走到林登辉面前,周峰就看到桌子上铺开的正是他昨天鉴赏出来的名画《秋霜双感》。

    “来来来,周峰小友,你来看看,这幅画中还有什么其他的意指吗?”

    林登辉示意周峰也跟他们一起来参详《秋霜双感》。

    周峰心里其实不大愿意,因为《秋霜双感》的秘密他都已经了然于胸了,甚至那一座孤山他也知道在那里了。

    如今只等抽空就去查看,以至于周峰不愿意再去参详它。

    可是看着两位专心研究的老人,周峰也凑了过去。

    “如今我最想了解其实还是这《秋霜双感》的颜料配置,在当时没有如今化学工艺的时代,是如何调制出来的,还有就是这孤山到底是在那?”

    关兴友放下手中的放大镜,退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孤山我查过了,唐寅晚年所居住的地方附近的山川我都派人去看过了,还是一无所获。不过嘛,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想周峰应该能回答你。”

    林登辉转过头看着周峰,笑着说道。

    “您过奖了,对于颜料的调制,小子是有几分心得,这就为二位介绍。”

    周峰听到林登辉的话,赶紧点了点头说道。

    “这种特殊颜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用树脂调的,而且是龙血树树脂提取的。。。”

    周峰说着就开始给林登辉和关兴友介绍道。

    可能是觉得自己光说不得劲儿,周峰拿起了林登辉的画笔,在一张白纸上开始作画,顺便还给两位浸淫古董字画多年的老行家讲起来唐寅的画风。

    而林勇则在一旁看到一愣一愣的,他也没有想到两位老行家居然还能不住的点头称是。

    俨然就像一位老师傅在教学生一般,这一幕是把林勇雷的外焦里嫩,他第一次感觉到周峰可能真的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周峰在画纸上,画了一副桃花图,全图之中,一棵桃树之下,一个人举着酒壶,模样像极了《秋霜双感》的人物,就像是缩小版。

    那人仰坐仰头,不知道究竟是在看桃树落红,还是醉眼问天。

    那满天飘散的桃花,于半空,于地,洒落在那人周围。

    周峰最后一笔落在人物的空着的左手,为他画上了一根桃枝。

    接着周峰又从身旁拿过一支狼毫,在画纸的空白处用苍穹有劲的笔法,写下来唐寅的《桃花诗》。

    虽然只写了两句“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看到这,林登辉和关兴友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一起对着周峰说道。

    “我俩年长周峰小友你几岁,但还请不吝赐教。”

    两人现在对周峰的敬佩之意,已经溢于言表,周峰的画,画出来的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画了。

    里面蕴含的画意,有人生,有情,每个人看到那桃花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请恕我冒昧,不知小友师承何处?如此年纪,就已经有这般造诣,实在是令人钦佩,我敢说,至少唐寅大家在周峰小友这个岁数,画不出这样的画。”

    关兴友好奇的询问道,而在一旁的林登辉又补充道。

    “我觉得,小友的经历至少也是经历丰富的,否则像林勇那般,要有这种感悟,起码还要二十年。”

    周峰听到两位老行家这般抬举他,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拱手说道。

    “家师就是一山野村夫,小的时候在我家附近的庙里当主持,后来就出外云游去了,我也很多年没见他了,不知他是否安好。”

    周峰语气悲伤的说道,说着眼眶就有些微红了,甚至还别过了头,用手擦了擦眼睛。

    那语气,那模样,都透露出一名好徒弟对师父的想念之情。

    要让周峰说师门,那这不是为难周峰嘛,他总不能告诉别人说,他都是靠捡漏,那也不现实啊。

    迫于无奈,周峰只能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也算是没有太过分,还给一个陌生人顶了一顶高高的帽子。

    “实在是抱歉,提起了你的伤心之事,不知道小友是否愿意进入我们全国鉴宝大会委员会啊?”

    关兴友满脸歉意的对着周峰说道,但是那眼神之中,却是蕴含着热切和称赞。

    这也看的出来,关兴友对周峰的重视程度。

章节目录

捡漏大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夜深2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深2并收藏捡漏大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