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不打不行了

    力量对决,禹辉显然不如秦浩,令圣华和时牧都有些小惊讶。

    但接下来,双方改换元气进攻,神宫练气几百年,禹辉的气何其强横,瞬间扳回劣势,稳压秦浩一筹。

    道藏峰高层看来,这再正常不过,纵然秦浩天赋再强,元气欠缺神宫特殊手段的磨练,根基方面不可能强得过禹辉。

    殊料想,禹辉刚取得优势,战局又是一变,虚空剑芒垂落,禹辉气化之枪竟被斩断,似乎秦浩的元气突然间得到增强。

    “这是……功法。”时牧的目光凝视着秦浩。

    此刻,秦浩站于场下,长发舞动,黄金元气宛如液体般在殿服流淌,配合胸口显露的“权”字,一股凛然气势霸道绝伦,与之前判若两人,在他攀升的气势下,禹辉竟有几分衰弱之相。

    “圣下元气似雾,可以在很大程度增强武者攻击,不过,仍受自然界规则限制。只有踏了圣道,元气以液态存在,运行起来宛如江河奔腾,怒海翻天,摧山断岳不在话下。可我却从未见过帝境之下武者,元气几乎凝聚为实质。”圣华目光也如时牧般庄重,试图努力将秦浩看穿。

    秦浩的元气与别人大大不同,纵然是皇境巅峰武者,元气外放后仍为液态,禹辉因为受道藏峰灵溪瀑百年淬炼,身体和元气强度远超外界武者。即便如此,元气也只是有实质化的趋向,但距离真正的那一步,仍有不小差距。

    只有踏入帝境,元气可凝为实质,真正的实质,在精神念力支撑下,可化万物。

    而秦浩外放的元气虽非帝境般凝为实质,却也无限接近于实的存在,竟比禹辉的元气还要强一些,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确实是功法,这小子的元气根基地确不如禹风强,但他目前正运行一套压缩元气的功法,这功法之强横世所罕见,恐怕品阶不比道藏峰的帝娲圣灵诀弱。”还是道藏真君眼光老辣,那目光仿佛渗透了秦浩躯体,捕捉到经脉里每一缕元气的流动轨迹,可他始终看不透秦浩的元气是在哪一个环节突然间增强的。

    “什么?”圣华与时牧同感吃惊。

    帝娲圣灵诀,道藏峰镇门隗宝之一,非亲传弟子不可修炼,绝对的帝品顶级至宝。

    秦浩一名世俗界之人,怎会怀有一套不输帝娲圣灵诀的惊世法诀。

    “不出元魂的话,禹师弟想拿下秦浩,很难。”圣华感到越来越有趣了,朝着时牧看了一眼。

    此刻,时牧没再反驳,神情明显不如先前轻松,但心不会因此而动摇,秦浩有强横功法支撑又如何,禹辉自然也有,虽不如他们修炼的帝娲圣灵诀强,却也是道藏峰的中品帝法。

    “秦浩师弟,有两下子。”禹辉终于正色,虽说秦浩以功法增强自身元气,然而,功法能否修炼成功,本身便有天赋因素在内。

    世间功法,并非适合所有武者修炼,往往品级越高的功法,修炼难度越艰辛,经受的折磨越痛苦。

    这一点,禹辉是过来人。

    “借天一剑。”

    秦浩剑指举天,浩瀚精神冲霄而去,虚空震鸣动荡,只见苍穹之上,一团刺目光芒汇聚,光芒不断的扩大,刺穿云层,幻化为一柄开天巨剑,宛如巨峰倒垂而落,呼啸向着道场镇压而来。

    “剑宗绝学,无缺,你教的?”郑清池意外的看向首无缺,看来这段时间,两人关系日益深厚,首无缺竟连他舅舅的强大剑式,也私传给了秦浩。

    “他没给我表现的机会,只不过看我施展了一次。”到熟悉的剑意从天而落,首无缺这才睁开了眼眸,入眼那虚空巨剑,令他为之惊艳。

    秦浩这招借天剑式,可谓拿捏住了精髓,完全不输首无缺这名自幼修炼此招的剑道顶级天才差,精神化剑入云,借天地大势开锋,以气化剑,降大道剑意,毙命对手,换成首无缺施展,也不会比秦浩再强。

    “怪物。”郑清池呢喃道,看了一遍,便从首无缺手里偷走了,这可是南域剑帝的强悍招式。

    “好剑势。”

    禹辉抬头,感受头顶镇压而来的无匹剑意,脚底石板渐渐诞生了裂缝,似乎随时会压成粉末。与此同时,他身上的重量越来越大,奈何,脚步无法移动,秦浩意念牢牢锁定着禹辉,他无论如何也是躲不开的。

    “道元诀,冠世一枪。”

    禹辉双臂拉展,掌间诞生一杆璀璨黄金龙枪,这杆枪远非之前随意凝聚的长枪,有着无比可怕的气息从龙枪散开,充满毁灭性,很大程度已经接近实质状态,还有龙吟之声从道场传开,震颤诸人心神。

    “败在道元诀中,秦浩这名刚入门的弟子也不冤了。”时牧露出轻松的微笑,道元诀,道藏峰仅次于帝娲诀的元气绝学,更不要提,禹辉还动用了他的枪技。

    “去。”禹辉沉喝一声,掌推龙枪,只见一头庞大巨龙枪影亢鸣而上,直冲巨剑而去,汹涌的咆哮声,响彻道藏峰之巅。

    众人内心颤抖,屏住呼吸观战,只见天地间,俩股疾飞的光流与虚空交接,虚空响起浩大震鸣,那飞龙枪影竟一口吞没巨剑,天地间,剑芒消失,只剩一道冠世枪影闪烁,结果下一瞬,有无数肆虐的剑气至飞龙的躯体爆射而出,湮灭龙身,龙枪也随之炸裂开来,被漫天剑气撕成了粉碎。

    伴随与此,剑芒也随之一同消散。

    道场中,禹辉面色苍白,嘴角一缕血迹缓缓流淌而出,脑海里隐隐刺痛,像有无数剑气刺穿而过。他清楚,这一战,他输了。

    “禹师兄,承让。”秦浩道,纵然没有把不灭轮回诀运行到极限,也胜了禹辉。不过话说回来,不施展功法,还赢不了他。

    禹辉很强,他把修为压制与秦浩同一境界,单以元气交手,还能反制秦浩一筹,神宫弟子果然不一般。若放在外界之人,秦浩何须动用功法。

    “秦师弟不愧为天权宫尊看中的人,万中无一,是我输……”

    “禹辉,未用元魂,你便想低头了么?”讲坛之上,时牧厉喝一声,将之打断。

    “时牧师兄……”禹辉脸上有愧。

    “元魂乃天赋之一,你未尽全力,继续。”时牧道。

    “我……”禹辉拳头悄然握紧,但见道藏真君不曾开口,也只能再次面向秦浩道:“秦师弟,再来一局,我想见识你的元魂。”

    “禹师兄,点到为止吧,你确实很出色了。”秦浩道,随即朝道藏真君拱手,转身退出道场。

    假若禹辉放手一搏,兴许有机会赢,但他把境界压到与秦浩对等,想胜根本不可能,即使没经过元魂对决,秦浩也衡量得出结果,再来一局,禹辉会更惨。

    “秦浩师弟,你身为天权宫尊亲传弟子,来道藏峰听教,若招待不周,宫尊怪罪下来,我们可担当不起。又或者,你不用元魂,是看不起我道藏峰弟子,那你所谓的天赋又在哪里?”时牧咄咄逼人道。

    秦浩脚步为止一顿,抬眸看了看时牧,眼神略过此人,望向道藏真君:“师叔认为如何?”

    “再来一场吧,我也想瞧瞧你元魂上的天赋如何。禹辉,不必压制境界了,同境你非秦浩对手,个中轻重,自己拿捏,也不要境界爆发太高,误伤了秦浩。”道藏出声。

    “谨遵峰尊之命。”禹辉百般无奈,有点后悔瞎出头,现在骑虎难下:“秦师弟,我元魂为枪,请赐教。”

    话说完,无比刺目的金光至禹辉身躯绽放,一杆实质魂枪化形而出。

    武者元魂威力,自然高出元气,帝境之下,元气不可能凝为实质,但元魂却可以。这便是元魂武者的强大之处,而禹辉的元魂,正是枪。

    “好吧。”推脱不掉,秦浩只能再战。

    “师弟小心了,我会把境界提升至皇境四重。”魂枪在握,禹辉的气质产生明显变化,气息更为凌厉几分,如手中魂枪一般。

    “提升至皇境五重也可以。”秦浩道,火克金,当以火魂对付。这样的话,禹辉的魂力属性又会遭受压制。况且,红莲霸火极为凶猛,异火榜第二,只出一魂的情况下,即便高出秦浩三个小境界,双方实力大概会达到一个平衡点,禹辉也不至于吃亏。

    “他又嚣张过头了,逼禹师兄出元魂也就罢了,还主动要求高出他三个境界,秦浩这是把神宫的弟子当成外界的杂鱼废物了吗?”封千里气得冷笑。

    “出战勇气也没有的人,麻烦你把嘴闭上,免得让我闻到空气里的臭味。”周悟道冷漠出口。

    封千里瞳光猛然一缩,犹如剑芒般刺了过去,落在周悟道身上,却像沉入泥潭被吞噬般,毫无作用,也只得冷笑两声。

    “枪之道,纵横。”禹辉持枪一扫,便见枪下飞出无数寒芒,笼罩道场四面八方,每一点寒光尽皆化为一道枪影,密密麻麻排布秦浩周身,把他完全封闭在枪的空间里。

    不得不承认,伴随境界提升,禹辉无论元气还是魂力,皆得到极大增强,面对无数枪芒照射,秦浩有种被洞穿之感,仿佛身躯在一瞬化作千疮百孔,血液也感受得到枪锋上传来的寒意。

    “神宫弟子就是神宫弟子,不过,我的血可不会凝固,火!”秦浩右拳一握,只见周身元气一瞬转变化血色火焰。

    魂火!

章节目录

太古丹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狐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狐言并收藏太古丹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