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傲满脸痛苦之色,刚刚喷出一口鲜血,随即看到陈飞又朝自己走了过来。

    顿时,焦傲面露惊恐之色,身子不断后退,同时大喊了起来,“爸,救命,快来救我。爸——”

    此刻,一号钻石VIP包间之中,焦老大正在给岳鸿安讲着刚刚调查到的事情,结果,突然听到自己儿子疾呼求救的声音。

    顿时,焦老大面色一变,扭头对外喊了喊,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不过,门口的保镖,却没有任何的回应。反而是焦傲的呼声,叫得愈发的凄惨了。

    焦老大的眉头,不由得为之皱了起来。随即,他只能对岳鸿安拱拱手,抱歉道:“岳先生,不好意思。外面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我要出去看看。”

    岳鸿安点点头,道:“你去吧!”

    “多谢岳先生。”焦老大拱手道谢,然后转身开门出来。

    “怎么回事,叫什么叫——”焦老大面露不悦之色,本能的开口就要训斥自己的儿子。

    不过,话没说完,他看到自己儿子焦傲鼻青脸肿的倒在地上,一名年轻男子,正朝儿子逼近,就要动手打人。

    顿时,焦老大面色一沉,喝道:“住手!”

    焦傲看到自己父亲来了,马上呼喊道:“爸,快救我。他打我,你快把他给抓起来,快点。”

    焦老大眼神一沉,正要叫人。但眼神一瞥,他就看到了自己的四名贴身保镖,此刻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瞬间,焦老大眉头皱了起来,看向陈飞,沉声道:“你为什么要对我儿子出手?”

    陈飞冷声道:“因为他该打。”

    焦老大闻言,表情一沉,脸上露出一抹怒意。毕竟,他焦天全可是西坞市名副其实的大佬,在这里,还没几个人敢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况且,这家伙还打伤了自己儿子。

    “你说这话的时候,知道我是谁吗?”焦老大沉声道,一股大佬的气势朝陈飞压迫而来。

    其他人感受到这股气势,不由得为之一颤,呼吸情不自禁的放慢了,整个人都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给压住了。

    傻眼的杨飞和刘野,此刻眼中闪烁着一抹兴奋的光芒。

    “焦老大出面了,那小子完蛋了。”

    “他再厉害,也不可能是焦老大的对手。”

    “对焦少出手,这么和焦老大说话,完全是自寻死路。”

    ………

    在他们无声的低语和怨恨的眼神之中,陈飞看了焦老大一眼,淡淡道:“打该打的人,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

    “你很嚣张,但如果你知道我是谁的话,现在就应该跪下来向我下跪求饶。”焦老大表情阴沉无比,一股怒意好似风暴前乌云密布的天空,马上就要爆发。

    陈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轻轻摇头道:“要下跪求饶的人,是你,绝对不是我。”

    此时,焦老大真的怒了,气势爆发,就要发火,“狂妄之徒,我——”

    但就在此时,一个惊喜的声音从身后的包间中传了出来,“陈先生,您怎么来了?”

    随即,一阵小跑的脚步声传来,快速朝陈飞靠近了过来。

    这么一个意外,直接打断了焦老大的怒火。

    他扭头一看,发现岳鸿安不知什么时候从包间中出来了,此刻一脸激动,朝这边跑来。

    “岳先生,您——”焦老大有些不明所以。

    刘野、杨飞和其他同学们,此刻一听焦老大的称呼,眼睛瞪得浑圆,闪过惊讶之色,目光全都看向了岳鸿安。

    能被焦老大尊称为“岳先生”的人,在西坞市几乎找不到第二个,只有省城岳家在西坞市的那位,岳鸿安岳先生。

    一想到,自己竟然见到了西坞市传说一般的岳先生,他们全都惊了,目瞪口呆,情不自禁的冰住了呼吸。

    但此时,岳鸿安根本没理会焦老大的话语,也无视了众人震惊的目光,直接快步小跑到陈飞身前,弯腰鞠躬行了一礼,恭敬道:“陈先生,我正在里面谈骷髅会的事情。没想到您竟然就在外面。”

    陈飞淡淡道:“我和朋友出来吃饭,恰好来这边了。”

    刚才正在怒火爆发边缘的焦老大,看到岳鸿安竟然和陈飞认识,而且似乎还很恭敬,不由得一惊,赶忙问道:“岳先生,这位先生是——”

    面向焦老大,岳鸿安顿时恢复了那副大佬的姿态,沉声道:“这位就是我和你提到过的陈先生。我让你调查的事情,就是为陈先生服务的。”

    一听这话,焦老大顿时大惊失色,脸上露出震惊骇然无比的表情。

    毕竟,他可是隐约了解过,岳鸿安要调查的事情,是岳家总部那边下达的命令,而岳家总部则是为一位大人物调查的。

    现在,听岳鸿安的话,那位大人物竟然就是眼前的这位年轻男子。

    一想到自己差点对他动手,焦老大顿时心中冰凉,面露恐惧之色,啪嗒一下跪在了地上,赶忙认错求饶道:“陈先生,我不知道是您,刚才有所冒犯,还请您责罚。”

    这一下,可让刚才心中还在嘀咕的众人,直接看傻了。

    他们根本没想到,高高在上的焦老大,竟然直接向陈飞下跪认错了。

    一时间,他们感到脑筋都有些转不过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爸,你这是干什么?他可是打了我的,你怎么还——”焦傲还有些不明所以,开口问道。

    但此刻的焦老大,面色阴沉得可怕,直接一声厉吼,一巴掌将焦傲拍下来,跪在了地上,“给我闭嘴。还不跪下,向陈先生认错。”

    “爸,我——”焦傲感到有些委屈,看向焦天全。

    此时的焦天全狠狠瞪着他,低声道:“这位陈先生,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位贵客。”

    一听这话,焦傲顿时傻了。因为,就在一个多小时前,父亲焦天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告诉他那位贵客可是比岳家家主岳乔西都还要厉害的大人物。当时他还遗憾,这位贵客没来,不能见上一面,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

章节目录

妙手回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三四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铁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铁沙并收藏妙手回春最新章节